督主在上:朕本红妆

督主在上:朕本红妆   


男主:西门羽佃      女主:关月宁
作者:聚宝盆儿      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484章 掉入陷阱(2020-03-21 21:46:25)
某督主: “皇上,微臣见您今日气色不好,建议您吃掉微臣,补补身子。” 满朝文武:“咦~~~” 某督主:“皇上,深宫寂寥,但有您在这里,空气都变甜了!” 天下百姓:“咦~~~” 某督主:“皇上,此事微臣十拿九稳,唯独差您一吻!” 女主拔出十米大刀,“来,朕满足你!”

第1章 帅哥果真是个太监?

古人训:后宫佳丽三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皇上,这可是您的选秀大典,您不看秀女,却盯着西门大人的……的裤/裆看,这大庭广众的,皇上您得稍微注意一下形象啊……”

选秀的事不是有太后呢么,朕看了也做不了主,又何必多看。”

……”侍驾的太监李雎竟无言以对。

关月宁慵懒得靠在镶金的龙椅上,似是犯困,有些心不在焉微微眯着两道美眸,但她深沉的目光始终盯着那个坐在她龙椅之下不远处的英俊男人。

不,不对,不能说他是男人。因为那是个太监,一个锦衣玉食,身份异常尊贵的大太监。

关月宁淡淡勾了勾手把李雎招到跟前来,低声问道:小李子,那位果真是个太监?”

李雎知道主子所指得是什么,他有些尴尬和诧异。皇上今日很不对劲,言行举止都让人十分摸不着头脑。

不过,李雎也不敢对皇上表示质疑,只得顺从地低声答道:回皇上,西门大人在奴才之前,曾是您的侍驾太监,后来被您亲封成为监管东缉事厂与西缉事厂的总管督主。奴才三生有幸,年幼进宫时是和西门大人是一块儿净得身。”

是么。”关月宁倚回龙椅靠背上,若有所思得摸了摸自己尖尖的下巴,慵懒漆黑的眸子依然盯在那位西门羽佃督主掩盖在长袍之下的裤/裆处……

显然,李雎的回答并不能让她完全信服。

一个长相如此阳刚俊美的太监,年纪轻轻便监管东厂西厂两大朝廷重要机关,可不经司法机关批准随意监督缉拿臣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的地位和权利已经堪比国师与宰相,且他还能如此堂而皇之得坐她的龙椅之旁,可见此人野心勃勃,绝对不是什么忠臣。

关月宁暗暗警觉,她的处境非常危险。

今天一觉醒来,关月宁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古香古色的大殿里……

有宫女和太监过来伺候她更衣洗漱。

领班的太监告诉她,今日是她登基以来的第一次选秀大典,要早起先去给太后请安。

关月宁本身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女高管,她凭借自己的高智商和铁手腕坐拥亿万资产,什么大风大浪她没见过?

所以,她以超乎常人的冷静和理智接受了穿越这件事。

她穿越了,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过的朝代。

宫女为她梳理着君王特有的发髻,太监在旁碎碎念着今日选秀的流程以及注意事项,时不时还会来几句阿谀奉承的话。

关月宁只是心不在焉得看着铜镜里自己的那张新脸……

或者也不能说是新脸,因为这张脸和曾经的她一模一样,只是这张脸更加幼嫩而年轻。

所以,她现在的身份是个女扮男装的皇帝,一个听起来让人感到无比刺激又危险的身份。

宁儿,你登基不久,根基尚且不稳,当务之急就是要充盈后宫,绵延子嗣,才能更加稳固我们关氏一脉的江山。”慈眉善目的太后语重心长得对她说。

是,母后。”关月宁平静而乖顺得的配合着,却分明能从太后慈祥得眼底看出她老人家暗潮涌动的野心。

关月宁在这位德高望重的太后身上嗅到了同类的味道。

她们都是有野心且不安于现状的女人。

宫里,似乎没有人知道她是女人,连她这个貌合神离的母后也不知道。

关月宁有些好奇,原来的这位女扮男装的皇帝是怎么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得隐藏了这么多年真实性别的?

她应该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吧。

选秀大殿结束后,关月宁恭送走了太后,便也回了她的宁静殿休息。

看了一整天的女人,无聊,心累。

太后挑女人,不看长相,专挑那些有家庭背景,能帮衬到朝政的名门贵族之后。而那些长相好没背景的,都被归为祸水pass掉了。

不过无所谓,太后无论选美的还是丑的,也不过都是女人,她可没打算改变自己的性取向。

关月宁勤恳得坐在案前正研究着那些奏折上龙飞凤舞的毛笔字,以及内容中上奏的国家琐事。

她在摸索这个朝代,这个国家的主要形势。她需要尽快得了解自己在这个世界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才好运筹帷幄。

李雎忽然进来通报,皇上,西门大人来见您了。”

关月宁微滞,挑了下秀丽的眉梢。

就是那个能在龙椅旁赐座的西门羽佃麽?

那个厉害角色这么快就来给她出难题了。

可现在她对身处的环境和自己的立场都还不够了解,不适合与这种大角色正面交锋。

关月宁佯装正经得摆摆手打发,朕今日乏了,你叫他明日再来。”

呃……”李雎却着实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关月宁。

这是他在皇上身边当差以来,皇上第一次拒见西门大人。

西门大人一直都是皇上最为宠信的宦官,以往听到西门大人来了,皇上总会放下/身段热情相迎,今日怎么……

关月宁没听到李雎出去回话的动静,便掀眸看了一眼,见李雎一脸诧异地愣着,她便觉出自己的这个行为可能与之前的关月宁大相径庭。

但她并不打算扮演原来的关月宁,以前怎么样她不管,现在的她要重新建立属于自己的权威形象。

所以,她佯装不悦得挑了挑眉,怎么,朕不见他有什么不妥?”

李雎惶恐,不,不是……奴才这就去转告西门大人,叫他明日再来。”

见李雎出去回话,关月宁满意得垂下眸子,继续看着手上的奏折……

不一会儿,听到有脚步声回来了,关月宁一边拿起一本新的奏折审阅,一边随口淡问了一句:人走了?”

并未。”

短短的两个字,却让关月宁着实怔了怔,然后眸光从奏折上掀起……

说‘并未’的,并不是李雎的声音。

关月宁看着站在殿内的西门羽佃,她一双妩媚却不失英气的双眸中透出了些意外与惊艳,那是对面前这个太监俊美外表的叹为观止。

之前的照面,关月宁没将他看的这么正面这么仔细,如今面对面得仔细一看,真的惊为天人。

一袭银色蟒服,容倾天下,风华绝代。

完然没有刻板印象里太监标配的阴柔造作,绝非妖孽之相。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古代言情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