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少深宠亿万妻

江少深宠亿万妻   


男主:江凌寒      女主:乔子衿
作者:油纸伞      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392章 这是她的孩子(2020-05-15 22:47:37)
男主叫江凌寒女主叫乔子衿的2020最新都市闪婚蜜爱文《江少深宠亿万妻》又名《婚深情长:江少的闪婚新妻》。 一场车祸,毁掉了乔子衿的婚姻。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却又死死纠缠不离,在乔子衿对生活就此绝望时,她遇到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权势滔天的商界帝少,将她百般凌辱并害她失去了工作;另一个是夺去她贞洁的神秘男子,次次救她于危难之中,给予她极致的温柔与宠爱。她最终做出了选择,却在失心动情之时,才发现他的接近、他的宠爱,竟是一场更深的阴谋。

第1章 今天一定要把孩子流掉

榕城的医院熙熙攘攘,妇科排着长队。

夏之芊。”

听到名字后,女人面容清丽而淡定,步伐平漠地走了进去。

怀孕一个月,确定流产吗?”老医生推了下眼镜,漠然问。

确定。”

乔子衿听见自己不慌不忙、淡定自若的声音,就像肚子里的只是一颗小种子,任人拔取。

老医生挑了挑眉,签单后起身:去把裤子脱了。”

好。”

乔子衿照做了,躺在生硬的床板上,鼻尖还充斥着上一场手术的血腥味,又浓又犯恶心。

下午查出怀孕后,乔子衿没有半点犹豫,转身预约流产。

所幸,今天还剩下最后一个名额。

老护士浏览过乔子衿的资料,再打量着一副迫不及待等待离开的女人。

一般来流产的年轻女孩,要么哭爹喊娘,要么愁容满面,这么淡定的倒是很少见。

老护士低头,在手术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问,你爱人呢?”

乔子衿微阖双目,眼前浮现出男人那张冷峻如冰的脸:他没来。”

老护士挑了挑细眉:没来?”

这不是他的孩子。”

语出惊人。

老医生愣了秒后,看着她的目光逐渐复杂了起来。

麻烦您快一些,我晚上还约了客户吃饭。”

这态度冷得,就像怀的不是自己孩子似的。

现在的年轻姑娘,心都够狠的,活生生一条命啊,就这样说丢就丢。

老医生心里暗叹一声。她利索取了麻醉针,正准备打下去时,突然,病房门被猛地推开——

林老师!有位女病人五个月自服堕胎药,现在大出血!赶紧上手术!”

几个护士急急慌慌,将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推了进来。

咋咋呼呼的干什么,没看到我在做手术吗?”老医生脸色微变,不悦地问。

护士忙凑近她耳边,低声道:林老师,这是陆沉院长特地叮嘱,必须要今天完成手术的人……”

老医生听到陆沉”二字一下愣住,不悦的脸色瞬间散了些。

然后,她转头望向乔子衿,夏小姐,事发紧急,您看,您现在才怀一个月,什么时间来动手术都没问题,要不先让给这位五个月的小姐?人命关天啊。”

乔子衿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是要她让出今天医院的最后一个名额。

好。”

她面无表情地起身,并利落穿好衣裤,扫了眼床上汗水涔涔、惨白呻吟着的女人,低声道,那你们把钱退给我,我去别家医院动手术。”

啊?这……”

老护士面露为难,我们医院系统不能退钱的,要强行退款,我们就得扣工资。”

我也不想为难你们,但这手术我今天必须得动。”乔子衿声音平薄而不容置喙。

她为了掩人耳目,特地借了朋友夏之芊的身份证来动手术,明天就要还给她,改日是肯定不行的。

救……救救我!”

突然,躺在担架上的女人伸出一只苍白的手,颤巍巍地伸向乔子衿。

她披头散发,浑身沾满了血,但乔子衿还是认出了那张脸——

是蒋雨茉!

乔子衿的肩膀不觉一抖。

就在不久前,这女人还曾为自己是陆沉最得宠的小三而春风得意,处处与她碰壁。

她所说的话,始终在乔子衿的耳边挥散不去:陆太太,我看你真的认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呢,陆沉连碰都不想碰你,你不过就是有个虚有其名的位置而已,识趣点,赶紧再找个男的嫁了,说不定啊,还能趁你绝经之前,好好享受一番夫妻生活乐趣。”

那是一个月前公司的登山活动上,蒋雨茉说完这段话后下一秒,就毫不留情地将她推下山崖。

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乔子衿闭上眼睛,依旧能感受到尖锐的石头和岩壁摩擦过皮肤的痛感,浑身满嘴都充满了血腥味。

她跌到左腿骨折,但好在留了一条命,并且,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救了起来。

经过那男人几晚无微不至的照顾后,她康复的当晚,却失去了贞洁。

若非蒋雨茉要害她性命,她不会遇见那个男人,更不会怀上腹中的孩子!

乔子衿的拳头紧紧攥住,心底对这女人的恨意,一瞬间就涌了上来。

病床上,蒋雨茉扯住她的袖子,痛苦大喊:求求你了!行行好,救我和我的孩子吧,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呵,乔子衿清冷的眉眼间不觉染上冷笑。

见死不救这种话,亏蒋雨茉能说得出口。当初推她下悬崖的时候,有想过自己会落得现在的下场么。

然而,还未等乔子衿做出选择,蒋雨茉便试图撩拨开眼前的发,想与她对视。

乔子衿浑身一个激灵,在她对上自己的眼睛前,猛地背过身去,消失在门口。

夏小姐?”

老护士连忙追上去,那道纤瘦的身影却已消失在走廊。

一直跑进楼道里,乔子衿才长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涔涔薄汗。

好险。

幸好她反应及时,才没被蒋雨茉看到脸。

现在正值她与陆沉打离婚官司的重要时期,千万不能蒋雨茉发现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乔子衿轻叹一口气,手掌搭上自己平坦的小腹,这个意外的孩子……只能改天再找时间流掉了。

她走进洗手间补妆,用一根玫色口红点缀唇瓣,抿了抿,鲜明的颜色显得十分妖娆。

刚补好妆,突然间,头顶灯泡传来滋滋”两声。

乔子衿以为只是电路出故障,并未放在心上。

她转身要走时,忽然唰”地一下,整个洗手间的灯光都灭了,视线在一瞬间被剥夺,漆黑一片!

是停电?

乔子衿意识到这一点时,双腿忍不住微微颤抖,这深陷漆黑的感觉,又将她牵扯进一个月前那黑暗而疼痛的夜晚。

那个男人也是在这样的一片漆黑中,刺穿她的身体!那种疼痛、无助和绝望的感觉,再次爬上了心口。

乔子衿双手撑着瓷砖桌面,腿忍不住地发颤。

请问,有……有没有人?”乔子衿一遍遍无助地张嘴呼喊,却只听见自己空荡绝望的声音回响,根本无人回应。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豪门总裁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