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今天离婚不

封少,今天离婚不   


男主:封允      女主:夏暖兮
作者:浮生弄玉      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八十三章 求情(2020-03-18 13:45:52)
战场女将、一国之母的夏暖兮仙逝后,穿到了科技发达人心叵测的二十一世纪。

第1章 重整规矩

金砖白瓦堆砌而成的凤仪宫中,金丝账幔垂下,遮挡住凤塌上的人。

屏风外,烛光摇曳,满朝大臣俯首而跪。

皇后仙逝啦!”公公扯着嗓子喊得悲怆,此刻忽然天雷滚滚,闪电劈亮了整片天空。

夏暖兮只觉浑身被浸湿,强烈的窒息感令她猛然睁开眼睛,凭着本能挣扎着游出海面。

是黑夜,雨下的大,入秋的天气已凉,浸泡在海水中的她全身冰冷。

终于爬上岸,她拖着狼狈身躯,凭着记忆一步步走向不远处的海景别墅。

夏暖兮,亡国公主,跟着师父从军打仗,而后成为一代皇后母仪天下,这是她。

夏家小姐,封氏帝国的大少奶奶,败家庸俗,外界声名狼藉,经受不住生父离世,投河自尽,是这具身体的记忆。

软弱无能,是她对原身的评价。

走近门口,嘲笑夹杂着雨声涌入她耳中。

那个傻子,哈哈,说她几句就受不了,居然还跑去跳海,真是好笑!”

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她听得一清二楚,原身同父异母哥哥的小儿子,她的小侄儿。

小少爷,我们……还是派人去看看吧。”管家沈梦犹豫道。

提议被夏泽一口否决:这就没意思了啊,跳海是她自己去的,我让她跳的吗?等明儿别人问起来,就说谁也不知道!”

沈梦没啥权利,只能低头称是。

砰!”门被暴力踢开,风把雨刮了进来,夏泽吓一跳,扭头看门口,笑容僵在脸上。

同样的,还有管家沈梦。

雷声轰鸣,闪电忽明忽暗,门口的女人身材纤瘦,一头黑发湿淋淋的黏在脸颊上。

她就站在那里,背着光,诡异感充斥着整栋别墅。

沈梦吓得腿软,哆哆嗦嗦开口:大……大小姐?”

没得到回应。

夏泽反应过来,方才没有准备才会被她吓一跳,如今壮起胆来:不是,我说你,是人是鬼啊!你想吓死老子啊!”

夏暖兮低着头,抬眼看他,眸光冰冷,她紧紧握拳,二话没说,朝夏泽的方向冲了过去。

速度之快,夏泽还未看清她面上表情,就已经被她从椅子上撂翻在地。

巨大的声响吓得沈梦连连后退,心里担忧又不敢贸然上前。

艹……痛死老子了!”夏泽咬牙,一颗心已被怒火包围,他抬头怒视夏暖兮,而后者已经端坐在他原本的位置上。

一头湿发被撩到身后,有几缕乌黑的发丝黏在细白的脖颈上,透着些许妩媚。

牛仔连衣裙湿了个透,牛仔布料不沾身,裙摆还滴着水珠。

往上看,她小脸有些惨白,唇色冻得发紫,病恹恹的模样。

但那双漆黑的眸,如揽了整片星空,坚强,信念,都盛在里面了。

夏泽忽然有些怔神,外界都说夏家女儿好看,他从不觉得,如今,她的美深深刻在他脑海中。

回过神来,他握拳垂在地面上,站起来指着夏暖兮:夏暖兮!居然敢动手,老子今天非弄死你!”

夏暖兮掀起眼皮来瞧他,他肤色偏黑,利落寸头,五官硬朗,又狂又野,让她想起战场厮杀的将士来。

复垂眸,看着他指着自己鼻尖的食指,秀眉微蹙。

上一个对她如此大不敬的人,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随后,她的举动让夏泽猛的愣住。

他食指被她包裹在手心,她小手细嫩,沾了水,冰冰凉凉的,柔软细腻的触感让他心跳漏了半拍。

啊!”他粗狂的惨叫声瞬间在别墅里回荡。

食指被夏暖兮弯曲成了一种及不可思议的角度,让他感觉只要她稍用力,他的手指就要和他亲爱的手掌分家了。

夏暖兮面色如霜,吞吐微凉:一,别让我听到你再称老子,二,我是你姑姑,若再喊我名字一次,定不轻饶!”

面临着极大的残疾风险,夏泽断然不敢再惹她:行行行,你先放开我,疼死老……我了!”

没这么简单。”夏暖兮冷声道,老实回答,我父亲是不是没有死。”

闻言,夏泽心下一紧,有些结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还能骗你不成?”

看他细微的表情变化,夏暖兮已猜了个大概,原身接到消息说父亲不行了,急忙赶回来,还没见到父亲,就被夏泽告知父亲已经死亡。

万念俱灰的她便不做任何判断,投河自尽了。

果真是蠢!

夏暖兮松开他的手,在夏泽心疼的揉指头的时候,她抬起腿,利落踢在他小腹上,夏泽整个人飞了出去,倒在了对面沙发上。

怎么回事啊这是?”陈安穿着丝绸睡衣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到她亲爱的儿子被夏暖兮踹飞出去。

连忙跑到夏泽面前,抬手摸着他的头:儿子,你没事吧?”

有了母亲加持,夏泽顿时又威武起来:妈,这个女人脑子出问题了!”

夏暖兮看着陈安和夏泽的互动,忽而想起遥远的一幕,她幼年受伤时,总有个温婉的女人将她搂在怀中轻哄。

后来,一场恶战夺走了那个女人,也夺走了她的全部。

她想的太入神,以至于陈安已经走到她面前还未回神。

夏暖兮,你是不是疯了!他是你侄子,怎么能这么打?”陈安说着就要动手。

夏暖兮一个弯腰躲开她的攻击,反手抓住女人手腕:嫂子,你的儿子你不管教,就别怨他被别人管教啊。”

陈安被她推了出去,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女人,前后差异之大让她怀疑夏暖兮是不是疯魔了。

我父亲大病,失去主事能力,身为第一继承人的我,有义务担起整顿夏家的责任。”说完,她眸光扫向已然愣在一旁的沈梦。

被她这么一看,沈梦哆嗦两下:大……大小姐。”

梦姨,拿纸笔来。”她吩咐道,我要给这个不成样的家,定个规矩!”

沈梦不敢拖拉,离身去拿了。

夏泽看着夏暖兮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愈发不满:瞧瞧,说的跟真事似的,你不就是想要家产吗,装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给谁看?”

他拉住陈安的手:对吧妈?外头谁不知道她封太太的位置要坐不住了?”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穿越架空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