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凤为凰:错穿异界却在男儿身

曲凤为凰:错穿异界却在男儿身   


男主:郑啸      女主:郑凌霄
作者:大神      状态:已完结
最新章节:第151章 打败天狼王(大结局)(2020-03-16 17:44:00)
穿越!真的穿了!可是有没有搞错!我明明是个女的哎,怎么会穿进了一个男人的身体,还是一个如此英俊的翩翩公子,一照镜子自己都快被自己迷死了好吗?什么,还有如此多的美女投怀送抱,这可如何是好,虽为男儿身却是女儿心啊!我该如何是好……

第1章女变男的窘境

这是一个以法术为尊的世界,星云大陆,不管是魔法还是法术,抑或是巫术。

星云大陆之五大家族,分别是东方,西门,南宫,北堂,中玄月。

五大家族之一的西门家族,西门家族统治下的巫国,巫国首都的一座宏伟的丞相大院。

丞相大院中,一座打造的极其奢华的行院。

行院门口被一座鎏金朱色大门封闭而下,穿过行院便是几百扇互相打通的并排矗立的厢房,厢房之后便是占地极为广阔的花园和假山之地。

在那几百座并立的厢房之后,在那广阔的花园和假山之地之后,有一座占地约为几亩的不算高大的建筑物干巴巴的晾在了那里。

这座的建筑物距离那密密麻麻矗立的几百座厢房,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就像是被随意丢弃在了假山和花园之中。

此时这座不大的建筑物旁,三三两两的人群开始聚集起来,并最终是达到了十分惊人的规模,短短的数个钟头之后,自那几百座豪华的厢房之中便是涌来了足够多的人,把这样的一座被遗弃在花园深处的宫殿围拢的水泄不通。

这座不大气派的,规格却是按照行宫打造的屋舍门前,早已经扑倒了不下五名的奴仆,在这已经昏迷倒地的五名奴仆旁边,则是跪在地上哭泣的梨花带雨的三名的奴仆。

这三位奴仆足够的伤心,所以脸上的泪水便是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一颗颗往下掉着,并且是无穷无尽的样子。

她们身下的地方已经是被泪水聚成的泪痕浸湿了大片,而看着他们脸上憔悴的神色,再看看已经是在她们的身边扑到的五位的奴仆,便是不难让人想象出,这最后剩余的三位奴仆,便也是迟早会像昏迷过去的五位一样,扑到在房屋的门前!

看着这三位伤心欲绝的奴仆,那周边的人则表现的最多的是漠视和冷淡的态度,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并不时伸出手指向那紧闭在一起的房门,脸上笑出那讥笑的神色的时候,从嘴中吐出什么诸如三公子”郑凌霄”废物”睡了整整三天了,还不见醒来”这三公子有怪癖,睡觉的时候不准别人打扰,睡死了都不知道”的话语。

而有着两名的奴仆显得更为的胆大和肆无忌惮一些,她们便是在此时出声交流道。

哼,丞相家的三位公子,唯独这一位最不成气候,已经是到了成年的年龄,每日都是贪于玩乐和睡觉,懈怠修炼,到十八岁的时候还是如此的德行!要不是我们大公子可怜他,给他在这里安排一座住处,现在的三公子指不定是什么样子呢!”

可不是,这位的三位子尤其是喜欢瞌睡,这一次竟然是足足睡了三日,也不知道是睡死了,还是怎么着!”

这两位奴仆说话的时候,便是突然听到有一个人插话道,什么三日,这位的三公子这一次可是足足睡了七日的时间!”

那两人闻听此言,便是忍不住的在此时发出一声的惊呼,你怎么知道?”

我每日与那三公子送饭,在第七日前的时候,这三公子便是再也没有进食,我还能不知道!”

这句话说完之后,那三人相互是看了一眼,便是同时在心中下了一个定论,那就是指定死了!

三公子死了,而且还是睡死的!

也难怪,这三公子在修炼上表现出来的天赋太过是不堪了一些,深深不招老爷的喜欢,连平日的住处都是被草草的安排在了这里,死了也就死了,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而在这般的想法在三人的心中浮现出来的时候,这三人虽然是隐隐猜测到了事情的结果,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在心中浮现出一个大大的疑问。

这位的三公子真的死了?真的是睡死了?而三公子便是如此没有上进心,不思进取,在被那父亲遗弃在这里的时候,甚至没有采取那自杀的方式宣泄心中的情绪,就这般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活生生的睡死了?

哪怕是自杀,也要比睡死了这个结果要好上百倍!

这三公子真真是懈怠到了如此的地步吗?

在隐隐得知了结果之后,这普通的三位的奴仆便是在心中着实的感到不可置信起来,世界上真真是存在这样的人吗?

而在那行宫外的众人唧唧喳喳议论着的时候,那跪倒在行宫门边的三位的奴仆又是接连扑到了两位,还有一位也是处在那即将奔溃边缘的时候,便是丝毫的不知道一门隔绝的房间中,哪位的三公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三公子死了,而且还是睡死的?

此时的三公子仰天躺在一张舒服的大床上,摆了一个八字,正对着那头顶上的案顶的三公子,在几日来都是没有任何声息传出来,已经是陷入了某种昏迷状态的他,终于是在此时微微的挣动了一下自己的身躯,而他也是在此时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三公子的第一眼便是看见了头顶上那花纹繁复的案顶。

在看到那花纹繁复的案顶第一眼的时候,这位的三公子便是在眼睛之中出现了一些的疑惑,而后猛地贴着那床铺转了一下脑袋,看向了墙壁的位置,而随着这一次的转头,看见了一条男人内穿的亵裤时,这位的三公子便是在一声低低的惊呼中,豁然起开了身子。

而随着这位三公子的起身,遮盖在那身上的单薄的被子便是从胸部上一滑到底,堆在了自己的大腿根侧位置。

于是,那位的三公子便是看到了赤裸裸的自己,而在发现自己竟然是赤裸着身躯趟在这样的一张床上,又在自己的身边发现了一条男子穿的亵裤的时候,她自然而然的就联想到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不过还好,大惊失色之后,她并没有感觉到下体的肿胀,处子之身犹然还在!

呼呼喘了两口的粗气,她的心情终于是在此时平复了下去,而在发现自己的处子之身并没有失去的时候,她的心情重新稳定下来之时,便是对自己的关心比对身边场景的变化更为的多一些。

再看到视野中出现的新鲜的东西的时候,她的眼中讶异的神色便是淡化了一分。

拥着单薄的被子遮盖在自己暴露的身躯上,那位的三公子便是在此时从床榻上慢慢的跪站了起来,在其站立到一半的时候,便是陷入了一些的为难,因为此时的她是全身赤裸着的,站起来的话,无疑会将下半身暴露在空气中,谁知到这样的一个陌生的环境,有没有一个陌生的人的存在!

但是究竟要怎么样呢?

于是她细心的在自己的身边寻找了起来,发现了一套完整的衣服和一条大的不像话的亵裤,衣服是男人的衣服,亵裤也是男人的亵裤,自己是女子之身,究竟要怎么穿。

但是除此之外,这个房间中根本没有多余出来的衣服,而且就算是有,也只有着男人的衣服!

难道自己要?

她在此时看了那条宽大的亵裤一眼,但仅仅是一眼,便果断的跳了过去,打死自己也不穿男人的衣服,而且还是一条男人的亵裤!

呼呼,就这样坐着吧!

百般的无奈之下,她便是就这样选择坐在了床上,而此时的她,也无疑是听到了来自于外面噪杂的声音,虽然那声音有着一道墙壁的隔绝,被弱化了不少,但是随着她的精神放松下来之后,也就自然的听到了那噪杂的声音,而且从那声音的噪杂程度上来看,外面聚集的人似乎还不少!

这些人来干什么的,自己被脱光了衣服扔在这张床上又是怎么回事?这里的环境又为什么那么的陌生?

慌乱和紧张之后,她终于是认真思考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而随着她的深入思考,便是在她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道来自于别人的意识,几乎想都没想,她便是选择了接受阅读这段的意识。

而随着把这段意识阅读完毕之后,她的脸色也是渐渐的变得好看了起来!

自己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在把脑海中的意识都是熟读了一遍之后,不难在她的心中梳理出这样的一段信息。

于是,再看向自己所在的这一张的大床,再看向那身边的亵裤,这位的三公子的神情便是再度的变得精彩了起来!

而在了解了这般的情况之后,她的心中便是在此时猛然一惊,自己穿越到了一个男人的身上,那么此时自己的性别是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被子被其掀起,暴露出了一具如玉一般光洁的身躯,饱满坚挺的双峰,笔直修长的大腿,大腿内侧……

并没有发现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

三公子再次如释重负的舒出了一口气,在短短的十余分钟之中,那三公子却是历经了几次的情绪起落,以至于现在额头上都是布满了大汗!

不过好在,并没有出现太过于让人不能接受的结果,三公子的心中便是稍稍的多了一些的慰藉。

适才的那一段信息之中,是说自己叫什么来着?

心情大起大落之后,那三公子的神色终于是恢复了平常,而在他的了解之中,便是对自己重生在这个人身上的主人,郑凌霄多了一些全面的了解。

自己是丞相府的三公子郑凌霄,因为十八年未能在那修为上迈出一步,便是不受父亲的喜欢,而自己又是在平时的时间中,极爱沾花惹草,惹是生非,所以父亲对自己是极为的失望,要发配自己到那边疆之地历练一番,最终是被自己的大哥郑啸御劝阻而下,为其是在自己的行院之中挑选了一处的住宅,但是因为自己的性格极为的怪癖,所以便是选择在这后花园的深处建造了一座宫殿,平日的自己便是深居在此地之中,过着散漫和逍遥的日子。

而在阅览到这里的时候,那三公子的脸上却是骤然多出了一些不可置信和讶异的神情来,睡死的!

在了解了自己重生所霸占的这具身躯的死因之后,那三公子便是忍不住的在此时低低的惊呼出声道。

终于在她把郑凌霄的一切信息阅览完毕之后,终于是从震惊之中回过了神来,而在她完全的了解了自己重生的这个人的秉性和性格以其是境况之后,便是发出了无奈的一声叹息。

别人穿越和重生都是重生在大富大贵的人身上,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非但是穿越到了男子的身上,而且自己所重生的对象,在家族之中又是受着如此之大的排挤!

这个人也着实太让人恼恨了一些,竟然是如此的不思进取,死因竟然是睡死的!

但是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局,无论怎么样,她都死只能接受这个既定的结果,她的的确确的是穿越到了郑家三公子的身上!

而这名郑大公子连死因都是睡死的,所以其心境和精神便是极为的松散和携带,以至于自己在重生到他的身躯的时候,这具男人的身躯随着自己的意念变化,改变成了自己的身子!

看来自己还是应该要谢谢这个三公子!

但自己是该要怎么办呢?是以女儿身的身份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中,还是选择乔装打扮的方式,装扮成为那三公子郑凌霄的模样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呢?

在心中权衡比较了一阵之后,她的心中已经是出现了不同选择的不同结果。

那郑凌霄纵使是再过的不济,想来虎毒不食子也是不至于会要了他的性命,而自己如果是以女儿身的身份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话,那么结果不消多想,一定是会被当成妖女处死,而在处死自己之前,那些郑家的大男人一定会问自己一句,郑凌霄是被你弄到什么地方去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郑凌霄的房间之中?”

难道要自己回答,自己竟是那郑凌霄?

别说自己不说,就算是自己说了,那些郑家的大男人们也一定不会相信,而非但不会相信,还会在最后加上一句,妖女,胡说什么!”

思前想后,那三公子的心中已经是坐下了决定,然后其看向了身边那条宽大的亵裤,纵使眼神之中有着再多的不愿意,她也是在此时拿起了那条的亵裤,用二指捻着皱着眉头挑动了一阵,调整了反正之后,便是顺着纤长的大腿一路滑下,一直是到脚脖的位置,然后将那亵裤的两个端口逃进了两只的脚脖之中,紧紧的皱着秀眉,缓缓的将那条亵裤提到了大腿内侧。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便是撕裂了一道的床单,裹在了自己的胸部位置上,将胸部平压了下去,随后一件件的翻出郑凌霄的内衣和外衣,一层层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在这一件件的衣服穿在了身上之后,她那属于女子的特征便是被渐渐的隐藏了下去。

最后,便是自己一头的秀发。

处理头发的过程极为的简单,她随意的盘在了自己的脑袋上,用一根的簪子插了进去,便是就这样固定在了头顶上。

这个大陆的男人都拥有留长辫子的习惯,所以头发倒是比较易于处理的一个!

而在做完了这些之后,郑凌霄便是终于从床榻上行走了下来,来到了一面的古铜的镜子边,照着那镜子上下打量了自己几眼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时,郑凌霄终于是放下了心来。

而后其的眉头微微的一皱,看向了摆放在铜镜边上的一串项链。

说是项链,但却又不是,因为上面仅仅是挂了一颗翡翠一般的珠子,对于珠宝一类的东西,女子见到了都会心动,而且那颗翡翠颜色的珠子看起来流光溢彩的,便是能够看出,取材一定极为的考究!

郑凌霄不懂审美,在世的时候便是草草的丢在了铜镜旁边,此时再被他看见,便是爱不释手的拿在了手中,把玩了一阵之后,便是小心翼翼的贴身放置在了胸口中!

再次的围绕着那面的铜镜照看了一番,没有发觉到任何的异常之后,郑凌霄终于是在此时微微的一笑,但是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微笑,那郑凌霄便是在此时猛然的一惊,因为自己的笑容太过于小女生和可爱了一些,自己倘若是在别人的面前这样笑的话,一定是会被别人察觉到异样的!

于是,那重生之后的郑凌霄便是对自己的笑容和面部表情,苦心的适应和调整了过来,终于在适应了笑容之后,那郑凌霄如释重负的舒出了一口的气,就要再次转身离开的时候,又是在此时发现了一个致命般的问题!

走姿!

郑凌霄此时的走姿,无疑和女人一模一样!

而在发现这个问题之后,那郑凌霄也是发现了自己的行为和举止都是有着诸多的别扭之处,明显是太女人化了!

自己是女人没有错,但是现在却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出现,决然不能够有过于女人化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对着那铜镜,郑凌霄开始了一次有一次的磨合,而在他这般的磨合的过程之中,门外在这时传出了一些与适才不太一样的声音!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穿越架空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