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妇

下堂妇   


男主:东方无涯      女主:荆如歌
作者:殇然      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章一百九十八 做羹汤(2020-03-13 19:17:02)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次意外,来到里朝,成为荆家四小姐。 为了荆家女子的责任,为了荆家女子的一世荣华,被迫参与东方无涯的选妻宴。 面对东方无涯的鄙夷,东方无涯的厌恶,不以为然。 受到东方老爷的喜爱,成为东方家的未来主母,却惹来三姐猜疑,四姨娘的报复。幸而东方无涯的医术,才能化险为夷,也有了心动。 大姐夫欧阳风的暧昧,为以后的种种埋下种子…… 第二卷 花逝 明明知道东方无涯心有所爱...

第1章

离歌三岁的时候,爸爸抛下她和妈妈,跟其他女人跑了。当时妈妈便时时告诫她:离歌,以后你要嫁人,千万不要嫁给相貌出众的男子。因为相貌出众的男子,是守不住的。”

离歌那时候还小,不明白妈妈话中的意思,可是渐渐长大以后,她明白了,妈妈说的是自己的经历。

妈妈娘家的家境是殷实的,可是遇上了家境贫寒却英俊潇洒的爸爸,妈妈鼓起勇气,和爸爸结婚,并且与娘家脱离关系。可是没想到,后来爸爸认识了有钱的女人,就和她跑了。

离歌明白妈妈心里的苦,所以后来找了一名相貌平平的丈夫。

离歌的丈夫是她的大学同学,离歌在大学的时候,曾经是校花。对于离歌选择了相貌平平的宁海,许多同学纷纷表示不解。可是离歌却在她和宁海的婚宴上说道:宁海是那么多追我的人当中,唯一对我真心的男子。”

同学们纷纷问宁海如何获得美人心的,宁海笑道:有次见离歌没来上课,便亲自去离歌家探望离歌,却没想,遇到离歌家煤气泄露,我踢开房门,把离歌救了出来。”

同学们纷纷恍然大悟。

离歌原本以为,和宁海在一起生活,尽管平淡,却很幸福,但是两年以后,直到她看见宁海手机里的那条短信。

亲爱的,还记得上次我们去的那家宾馆吗?下次我们换个地方吧,那家宾馆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差了。”

看到这条暧昧的短信,离歌一下子没有缓过神来,一直愣在那里,知道宁海发现自己手机没带,回家取的时候叫醒了她。

宁海看到离歌手里拿着他的手机,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语气也惊慌起来:离歌,你不要误会,我和她什么都没有。”

许久,见离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宁海更是慌了神:离歌,其实上次只是出去谈业务的时候,喝多了点酒,所以才……”

你和她,确实是在一起过夜了,是吗?”离歌把手机递给宁海,语气平静。

是。”宁海耷拉着脑袋,没有狡辩。

我们离婚吧。”离歌说完,进房间准本收拾行李,这段时间,我们就分居吧。房子什么的,我全都可以不要。”

离歌,你听我解释……”,宁海急忙拉住离歌。

不需要了,咱们离婚吧,离婚协议书,我会寄给你。”离歌推开宁海,继续收拾行李。

我只不过是多喝了点酒,所以才……离歌,我最爱的是你啊!”宁海见离歌语气坚决,继续解释。

宁海,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我接受不了你的背叛,哪怕是因为酒后误事。我一想到你曾经和别的女人过夜,我就会觉得恶心,你知道吗?趁我现在还能控制自己,你让我收拾行李搬出去。”

宁海见他实在劝不住离歌,只得让她收拾行李。

宁海看着离歌缓缓的离开自己的视线,只得无力的躺在床上,悔不当初。

离歌的性子,宁海是知道的,离歌是个有爱情洁癖的人,无法容忍任何一点背叛,当时结婚的时候,离歌就告诉宁海了。宁海本以为,自己是能做到的,可是那次醉酒,却成了离歌离开他的导火线。

看着周围古色古香的环境,我摸着自己疼痛的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脚,却发现,自己缩小了好几号,看样子,似乎只有六、七岁。身上盖着的被子,也是丝绸制成的,身上的衣服,则和电视剧中看到的古装差不多。难道是我穿越了?我疑惑了半晌,没有答案。

我突然想起我昏睡前的最后一幕,那天我拖着行李,想回妈妈那,准备和宁海离婚的事情,可是却没有发现,急速朝我开来的汽车……难道我就是这样穿越的?

晃了晃脑袋,决定不再想这些东西了。

此时,有名丫鬟走了过来,大概十四岁左右的年纪,梳着丫头特有的双髻。我想,她大概就是伺候这身体原来主人的丫鬟。

她见我醒了,喜悦之色溢于言表:小姐,你可醒了,三夫人为了小姐的事情,可是担心了好久呢!谢天谢地,小姐终于醒了。绿衣这就去通知三夫人去。”

三夫人?难道是这身体的娘?想必是这样的吧,要不然不会如此担心这身体的主人了。

你叫绿衣?”我突然开口说道。

那丫鬟见我开口说话,似乎就像见到鬼一样:小姐,你能说话啦?真是太好了,菩萨保佑,小姐如今不但醒了,而且还能开口说话了!绿衣赶紧去把这两个好消息告诉三夫人。”说完,一溜烟的跑了,我都来不及问她一些问题。

一刻钟以后,应该是绿衣口中的三夫人过来了,同行的还有一名大夫。

她大概二十五岁的模样,外貌让我想起了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描述林黛玉的语句,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可是听绿衣称她为三夫人,想必她是我父亲”的小妾吧。

那名大夫替我把脉,半晌,说道:令嫒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此次死里逃生,已经是万幸了。老夫开点修养身体的补药就行了。”说完,下笔,开始写药方。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古代言情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