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笔记

人皮笔记   


男主:白帆      女主:朱婷
作者:一杆老烟枪      状态:已完结
最新章节:第1012章 落地栖息(大结局)(2021-09-12 19:05:24)
【悬疑、推理,大明】 一桩离奇命案,一张人皮笔记,一把黑玉古扇,白帆从此便踏上了探险寻凶的道路。且看峻岭深水中,魑魅魍魉兴风作浪;古墓大漠里,神秘凶煞暗影幢幢;历史烟云迷雾滚滚,爱恨情仇大浪涛涛!哲学家曾说过,真相之所以残忍,是因为现实太过残忍。有道是,皮囊之下,人心颇测......

第1章离奇死亡

1990年10月5日,我永远忘不了这个日子。

一个打开地狱之门的日子。一个宿命如风扑面而来的日子。

我叫白帆,当时还是一名大四学生。恰逢国庆黄金周,我便带着女友朱婷回老家探望外祖父。

朱婷长相清丽,谈吐举止温文尔雅,是个典型的大家闺秀,也是公认的校花。

当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朱婷家族便是最先富裕起来的那一部分人。

而我来自于一个西部小镇,浑身土气,凭着记忆力超群,读书肯用苦功,才勉强考取这所国家重点大学。

当时的大学生,可是不折不扣的天之骄子!但说实话,在朱婷面前,我还是有着很深的自卑感。

我不知道朱婷为什么会放弃那么多追求者,偏偏选中了我。我每次询问朱婷,她都淡淡一笑,或者说你会写诗呀!

虽然那时大学校园里,文艺青年是很受人追捧的,但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以朱婷的家世背景,什么样的文艺青年接触不到呢?

有哲学家说过,真相之所以残忍,是因为现实太过荒诞。

许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了这一句话,但那也是无限悲楚了。

不管怎么说,面临毕业,我和朱婷更加缠绵恩爱,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我们一路上游山玩水,赏花弄月,竟把时间耽搁了。回到老家时,已经是十月五号傍晚了。

我的老家虽说是一个小城镇,但其实就是乡村集市,发展还十分落后,黄土飞扬,鸡犬相闻。

城镇东边有一条小河,穿过桥,就是一段曲曲折折的青石路。

夕阳映照在河面上,波光粼粼,像是河里飘浮着无数的星星。小镇上空炊烟袅袅,霞光万丈,倒有些意趣。

朱婷兴致勃勃,不断对我问东问西,丝毫没有第一次到男友家的害羞与紧张。

那个时候谈恋爱,其实还是比较矜持,尤其是女性。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很佩服朱婷,毕竟人家见过世面嘛!

终于来到家门前,只见大门紧闭。我扯着嗓子叫了几声,又重重敲了几下,可屋内无人答应。

我正纳闷,忽听得旁边一人说道:哎呀,大学生回来啦!”

二婶,你知道我外祖父去哪儿了吗?”

来人正是住在隔壁的白二婶,平日里对我们祖孙俩很照顾。

她先是眯着眼睛细细打量了一会儿朱婷,才笑着对我说:今天早上,我还看见两个外地人来找过你外祖父呢!他大概出门去了吧。”

外地人?我并没听外祖父说起过他认识什么外地人,心里就有些诧异。

幸好我身上带着钥匙,便也不着急,心想进了家门边休息边等外祖父吧。

我开了门,二婶风风火火冲了进去,喊道:白老三,你家大学生回来啦!”

朱婷紧随其后。我掩上大门,正想跟上去,忽然听到二婶一声尖叫。

声音里充满了哀痛和恐惧,我心里一颤,立即转过身去。

只见二婶瘫坐在院子中。朱婷满脸惊恐,手足无措地看着我,用手哆哆嗦嗦指着堂屋里。

我抬眼一看,只见堂屋房梁上,晃晃悠悠吊着一个人!

光线昏暗,朦朦胧胧中看不太真切,但那身影不是外祖父又是何人?

我来不及多想,急忙冲到屋中,用力向上托举着外祖父的双腿。白二婶和朱婷也镇静下来,大着胆子过来帮我。

我们三人托举了一会儿,外祖父却无声无息,身体在半空中僵硬地打转,没有了半点生命迹象。

白二婶放开手,抹着眼泪出去喊邻居来帮忙;朱婷轻轻揽住我的肩膀,泪眼婆娑地看着我。

我脑袋一片空白,仍然不放弃地托举着外祖父,整个人懵懵懂懂昏昏沉沉。

后来隐约听见院子里人声喧哗,脚步杂沓。我被人强行拖拽到一旁,看见几个男子叫嚷着抬梯子进了屋。

忽然有人喊了一句:不对劲,这尸体有蹊跷!都停下来,快报警!”

说话的是白氏族长,他的一句话如同扔出了一枚炸弹,大家立时都被震住了。

屋子里先是一片死寂,紧接着人们窃窃私语,随后传来炸了锅一般的议论声。

怎么会这样?”人们面面相觑,惊疑不定,都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退。

我这时候从一片空白中清醒过来,见到人们的表情,不禁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便朝外祖父仔细看去。

这一看,也让我毛骨悚然,惊魂不定!

只见外祖父身穿大红长裙,那裙摆在空中兀自晃动着。裙子上面有些细碎花纹,让人眼花缭乱,竟如同漩涡一样。

他四肢都被麻绳结结实实捆缚住,双手长伸,被一段绳子绑住手腕,吊在房梁上。

那房梁年代久远,现在承受着外祖父的重量,发出细微的声响,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下来。

外祖父头颅低垂,看不清脸色。只是脑袋耷拉下来,身体又伸得笔直,仿佛就像一个醒目惊心的大问号!

更为诡异的是,在他大腿根部,赫然吊着一个秤砣!

一个乌黑的沉重的秤砣,在屋子昏暗的光线里,似乎还闪着幽光。

这幽光直逼人心,像钝刀子刮在骨头上,不算锋锐,却更势大力沉!

我心里随之一沉,就像也被压上了一个秤砣一样,总觉得这场景超出了我的想象力。

妈呀!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死法!”屋子里有人嘶喊出来,嗓音颤抖着,竟是惶恐到了极点。

人们纷纷摇头,都朝屋子外退了出去,仿佛要远远逃开一般。

外祖父这副模样,不像是自杀。难道这是一场谋杀?那么凶手是谁?

我不觉一声惨叫,身体发冷。

站在我身旁的朱婷打了一个寒颤,面色如灰,似乎呼吸里都透着一股寒气。

族长见我情绪激动,急忙使眼色给白二婶。白二婶会意,便要将我和朱婷带出去。

我哪里肯走,双手抓住门框,终于从喉咙里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啕。

万千悲痛涌上心头,我哭得死去活来,眼泪鼻涕在脸上纵横交错。

我自幼与外祖父相依为命,如今他死得如此惨不忍睹又不明不白,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是孤零零无依无靠了。

朱婷抽泣着说道:二婶,你让他哭一会儿吧!”

二婶点点头,坐到门槛上,也放声痛哭起来。

族长哀叹一声,走过来扶住我说:小帆,节哀顺变吧!人死不能复生,我们现在只能等警察来了再说。我相信警察会给大家伙一个交代的!”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悬疑灵异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