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是个宠妻狂魔

王爷是个宠妻狂魔   


男主:元宸      女主:云楚瑶
作者:吃瓜的猫      状态:已完结
最新章节:第1067章 大结局(2021-09-04 18:10:18)
精通中西医的医学博士云楚瑶,在浴室跌了一跤后,穿越到了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小丫头身上,虽然奶奶不疼,爹爹不爱,但是不怕,咱还有其他人疼啊!云楚瑶:来,乖乖的,我来给你上药......某王爷:确定是要上药吗?还是馋本王身子?云楚瑶:(云楚瑶狂咽口水,理直气壮)当然是上药......

第1章 来,爷喜欢你

深秋时节,雁阵南飞,霜色微寒。

大夏国云家村南边的黄土屋内,床榻上正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子,满面淤青,气若游丝。

钱光棍急急忙忙的从屋内跑了出来,娘,那贱蹄子不从,我打的重了些,如今昏死过去了,她不会死吧?”

钱氏嗔怪的看了钱光棍一眼,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脑门你呀,咋不知道悠着点,那可是五两银子买回来的,要是打死了,五两银子就打水漂了。”

娘,那现在咋办?”

钱氏脸上的肥肉颤了颤,面上露出狡诈的笑容。

当然是趁着那小蹄子昏迷不醒,先把事给办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她想跑也跑不了了。”

闻言,钱光棍面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大步走向屋内。

关门前,还不忘对钱氏说,娘,你放心,我会悠着点的。”

黄土屋内,云楚瑶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嘶~~~”她活动了一下身子,吃痛的低吸了一口气。

此时她只觉自己头痛欲裂,脸上火辣辣的疼,耳朵里全是嗡嗡的耳鸣声,腹部仿佛被尖锐的利刃穿刺着,一股绞心的疼痛,传遍了全身。

而且她发现自己并不在医院,而是躺在一间黄土屋的破木板床上,身上还压着一个穿着短打,猥琐至极的男子。

正试图,将他的肥厚的嘴唇往自己嘴上拱。

瞧见男子满嘴的黄牙垢,闻着他呼出来的浊气,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呕~~”

一阵干呕过后,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用尽全力推开了那猥琐男

钱光棍没防备被推翻在地上,龇着一口大黄牙骂骂咧咧。

哎哟,你这小贱人,刚刚挨打没挨够是吗?还想再被我揍昏死过去?”

云楚瑶现在顾不得自己身处何处,只想着如何摆脱这恶心的男人,但是她现在有些体力不支,只是把这男人推开就气喘吁吁的,

不行,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她艰难的支撑住自己的身子,目光却在四周扫视,看是否有什么可以用来对付这个猥琐的男人。

可是这屋子光秃秃的,除了床就没什么家具了,根本没有可以做武器来保护自己的东西。

她心如死灰。

难道今天自己就只能认命的被这个恶心男人玷污了吗?

绝不!

当云楚瑶目光扫视到床头的时候,她灰败无光的眸子里亮了亮。

床头有一根绣花针。

这绣花针,在普通人手上是无法做武器的,但是在她云楚瑶手上可以。

因为,她是精通中西医的医学博士,针灸技术也是炉火纯青。

她在唇边勾起一抹冷笑,眼中一片寒霜。

这针要是扎入他的耳门穴......

云楚瑶敛了面上的冷笑,换成了一抹楚楚可怜的表情。

假装害怕道你......你别打我,我同意就是了,求求你......别再打我了。”

猥琐男听着她颤颤巍巍的求饶声,更觉抓心挠肝,满脸淫笑着。

你早这么听话又何至于白挨一顿打,来!”

说完边解裤腰带,边往云楚瑶身上扑,她强忍着一脚把他踹飞的冲动,等待着机会。

在猥琐男打算亲她脖颈时,她瞄准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绣花针扎入了他的耳门穴。

这猥琐男当即瘫软在床榻上,昏死了过去。

云楚瑶轻抚着心口,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确定穴位扎的并无偏差后,嫌恶的用自己的衣袖,擦着刚刚被这恶心男人碰到过的地方。

为了稳妥起见,她捡起了地上绑她的麻绳,将床榻上的猥琐男手脚都绑住了。

脱了自己的鞋子,狠狠的扇了这男的几十下,直到口鼻流血才停住。

这时昏死过去的男子的剧烈的疼痛痛醒。

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小贱蹄子,居然敢阴老子,老子非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说完,便挣扎着想起来,却发现自己手脚被绑的严严实实。

这恶心男人朝地上啐了一口。

识相的赶紧把老子放开,不然老子让你求生不能,求死无门,你们云家已经把你卖给我了,老子想怎么折磨你就怎么折磨你。”

云楚瑶受到猥琐男的威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眸子露出凶光。

一字一句道那,我便让你没机会再折磨任何人!”

说完,抬起脚,狠狠的踹向了猥琐男那处。

猥琐男吃痛,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但是云楚瑶丝毫不为所动。

人渣就应该从这世界上消失,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能杀人。

但是把他变成太监,还是可以的。

心里这么想着,叫上的动作就更重了些,猥琐男痛的直求饶。

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声音颤抖,带着哭腔,显然害怕极了。

云楚瑶不为所动,眸子缩了缩,放过你,你刚刚可没打算放过我呀!”

说完,不再理会猥琐男痛苦的嚎叫,直踹到他再一次昏死过去,那处渗出血来,才停止的脚上的动作。

修理了这个猥琐男,抬脚打算离开,大脑却一阵刺痛,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现在脑中。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穿越了吗?

醒来就发现这环境并不像现代,猥琐男身上那一身短打也很奇怪,现在还多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记忆。

她有些慌乱,焦急的跑向屋子里的铜镜处,铜镜里那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并不是自己的容貌。

得知自己穿越,整个人有些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

这都是些什么事?自己只是在自己浴室洗澡的时候滑了一跤,醒来就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这是一个她没有任何印象的朝代。

云楚瑶强迫着自己镇定,压下心中的慌乱。

她,要想办法,回家!

哈......啊......”一个慵懒又软萌的哈欠声响起。

云楚瑶警觉的环伺了四周,除了已经昏死的猥琐男,屋子里并没有其他人。

她厉喝一声谁?出来!少装神弄鬼!”

脖子上的古玉闪了闪金光,云楚瑶眸子里全是疑惑,这个古玉项链不是自己的父亲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吗?

怎么现在她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项链却还在?

她正疑惑着,从古玉项链里钻出了一颗小土豆,还长着青绿色的叶子。它把叶子当成了翅膀,飞到了云楚瑶面前。

有些傲娇的说道你嚷嚷什么?是我!”

老气横秋的语气,却用无比软糯的童声说出来,有种难以言说的违和感。

不过云楚瑶现在没功夫计较这些,她只是好奇,这小土豆,居然会说话!

小土豆,你是谁?”云楚瑶疑惑的问。

小土豆用他圆溜溜的眼睛斜视了她一眼,满脸的傲娇本器灵大人不叫小土豆,本大人有名字的,不过你个蠢丫头不配知道!”

云楚瑶满头黑线,这是什么世道啊,一颗土豆,也在她面前撒野,还一口一个大人!

但是什么是器灵?

器灵?”云楚瑶茫然的问道。

小土豆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声音里稚嫩充满了无奈,本器灵大人是跟了个什么绝世傻白甜啊,我是你戴的古玉项链的器灵,懂了吗?”

小土豆用他粉粉糯糯的嘴唇朝着云楚瑶脖子上的古玉项链努了努。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穿越架空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