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王绝宠:倾城医妃太惑人

战王绝宠:倾城医妃太惑人   


男主:轩辕曜      女主:晋婉莹
作者:芙岚      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192章 法不责众狗屁(2021-04-04 17:05:17)
她是二十世纪著名的医科圣手,一朝穿越成古代不受宠的越王妃,刚睁眼就惨遭验身,惨不忍睹。 王爷不疼,侧妃陷害,一个现代二十四孝好青年被迫开启了宫斗副本? 但晋婉莹会怕?且看她医术在手,天下我有。 婚宴送孝服! 婚后断幸福! 人欺我一尺,我还人十杖,侧妃,你可还敢来战? 王爷:“王妃好是善妒,不让侧妃侍寝,是想独占本王吗?” 晋婉莹冷笑,转身就把和离书怼到某王爷的脸上,挑眉轻语,“王爷,签字吧!妾身买的面首已经在路上了~”

第1章捉奸

越王府,偏僻的院中。

晋婉莹一睁开眼,手指稍微动弹一下,带着身上剧痛无比,连吸了好几口冷气。

怎么会这么痛?

她最后的记忆,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病人家属亮了凶器捅过来。

该不是那群不讲道理的家属,一怒之下把她打残疾了吧?

晋婉莹疼得心里骂娘,正要坐起身检查一下,胳膊腿忽然被人控制着,身体被好几个人强行按压在木质案板上。

她奋力抬起头,张嘴就斥:你们有完......”

等一下,这些满脸皱纹,眼神恶毒的婆子们,为什么穿着繁琐复杂的古装?

那头上的发髻都能顶个盆了!

为首的张嬷嬷正了正衣领,呵斥道:王妃,您可别乱动。老奴是奉命为您验明处子之身,这也是为了您的清白着想,您再不配合,那就是不打自招了。”

她眼中闪着恶毒的光,眼神凶恶,像是恨不得立刻扒了晋婉莹的衣裳。

娘娘?处子之身?你等一下......”

晋婉莹揉了揉太阳穴,脑子里瞬间涌入很多混沌的记忆:

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身穿嫁衣,一个长相威严的老头逼‘她’喝下毒药......

新婚夜,夫君彻夜不归,让‘她’独守空房,日后备受欺凌......

锦衣华服的侧妃带着一群丫鬟婆子冲进闺房,口口声声骂她‘偷人’......

这些零碎的记忆片段,弄得晋婉莹脑子昏昏沉沉,还没等她梳理明白,只听‘撕拉’一声——

身上的衣服被人暴力撕开,皮肤被微凉的空气刺激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晋婉莹脸色骤变,一时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忽然狠狠朝张嬷嬷胸口踢了一脚,正中膻中。

长腿收放自如,动作干净利落。

虽然脑子里的记忆交错充斥着,让晋婉莹久久缓不过神,但是这样被人剥光了衣服暴露人前,胸口处依旧涌上一阵阵屈辱的情绪。

大概是原主的怨恨和屈辱,给了这副孱弱的身体反击的力量。

晋婉莹一跃跳下木板,蹙着眉摆弄身上绳结复杂的衣裳,指头也快跟着打结了:这什么鬼衣服?是人穿的吗?”

张嬷嬷摔了个踉跄,却立马身手矫健的爬了起来,听她嘀咕,顿时骂骂咧咧的讽刺道:你身为王妃,与外男苟且,偷人被抓,本就不配穿王妃华裳!”

偷人?苟且?

晋婉莹大步上前,正要质问,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娇软温和的声音:姐姐,你冷静一点,张嬷嬷是有经验的稳婆,给你验身,也是为了你好。”

晋婉莹回过头,只见一个衣着华美的年轻姑娘站地远远的,梳着妇人的盘髻,身段窈窕,身后跟了一堆丫鬟仆人,好不威风。

晋婉莹仔细一看,这不就是记忆里一闪而过的那个美艳妇人吗?便是她带着一堆人闯进房里捉奸......

不会这么倒霉吧?”原身记忆和现实对话,将她的理智串成线,哪怕晋婉莹再不相信,可事实无可辩驳——她真的穿越了。

原身是越王府的王妃,因为偷人,现在正被逼着验身。

那美妇人便是府中侧妃,一朵白莲正迎风摇曳。

张嬷嬷见主子发话撑腰,更加趾高气昂,来人,把她给我摁死了,今天若不验明王妃是否是处子之身,来日王爷和咱们越王府,就成了大顺朝的笑话!”

几个婆子立刻朝着晋婉莹逼近。

晋婉莹提着气:呵,验个屁的身,你们这架势根本就是要把本王妃往死里整。”

她纵横医场那么多年,当然不惧这么些老妈子,此时她活动活动手腕,笑容轻蔑,有胆你们就来。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本王妃。”

几个婆子想到她方才的身手,一时有些犹豫。

没用的东西,她偷了人,早晚被逐出王府,怕什么。”张嬷嬷怒骂一声,一马当先地扑过来。

晋婉莹敏捷地避开,一手抓住张嬷嬷的辫尾狠狠一拽,逼张嬷嬷嚎叫着转过头,反手就是一巴掌。

别以为你皱纹多脸皮厚,就能倚老卖老,说话用嘴不用脑,”晋婉莹斥责道,你什么资格动我?我是越王妃,又是相府千金,你一个奴仆,有什么资格碰我?舌头不想要了,就割了喂狗。”

你!”张嬷嬷又气又恨,但又挣扎不开。

姐姐,还请手下留情。”香侧妃走过来,假惺惺地安慰说:姐姐不要怕,只要让张嬷嬷试一下,就能知道你是否清白。大家都是为了你好。”

晋婉莹冷哼,抬脸反怼,这么好的事,你要不要来试试?”

侧妃娘娘,她不识好歹,您别和这种水性杨花的贱女人废话。”张嬷嬷甩开晋婉莹的手,吩咐周边的丫鬟:都给我上,按住她。”

晋婉莹轻蔑一笑,来一个踢一个,个个往她们最薄弱的穴道位置踢,踹的她们根本无法再站起来。

唉,幸亏当年考医学院的时候,老头子顺便帮我报了女子防身课......”晋婉莹双手合十,感谢爸爸......”

这......”寒侧妃和张嬷嬷不由后退,纷纷被晋婉莹身上的变故惊讶到了。

张嬷嬷,王爷每日公务繁忙,可不能让他回了府还要为杂事操劳。”寒侧妃不想夜长梦多,低声道,王妃犯下如此大错,若是王爷回来碰见了,怕是府上都得遭殃。”

最好今日弄死了晋婉莹,这样王府就没人压在她头上了。

张嬷嬷咬咬牙,招呼外间的侍从:来人——”

侍从们闻风而动,将晋婉莹层层包围,没给她一分脱逃的机会。

晋婉莹心中暗道不好:白莲花侧妃怕想弄死她。

千钧一发之际,院外传来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晋婉莹扭头,被一道刺眼的寒光迷了眼,只见来人高大伟岸,身着战甲,面笼黑云,寒光似剑,仿若阎罗。

越王轩辕曜来了!

虽然这活阎王怒气汹汹,可晋婉莹还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应该死不了了。

谁想,轩辕曜大步跨过来,伸手扼住她下颌,厉声道:贱人,竟敢不守妇道,你好大的胆子。”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穿越架空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