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奴王爷请自重

妻奴王爷请自重   


男主:容珏      女主:叶莫笑
作者:秦笙      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一百五十八章 为何帮我们(2021-04-04 16:58:42)
前世,她为一人征战沙场,手捧盛世江山,可最后那人以谋逆罪灭了她叶家满门忠良! 而她,则死在另一个男人的毒酒中。 再次睁眼却正值年少! 重来一世,她怎会让自己再被外表迷惑?! 今生,她要夺了这权!逆了这天!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要这天下,为之战栗! 只是,怎么故事发展不对? 那个男人,不是恨她入骨,还一杯毒酒要了她的命? 怎么追着她成为了小奶狗? 不对,他也重生了! …… 容珏:“笑笑,前世我没能护你周全。今生有我在,无人可欺你,负你,害你。而我会永远宠你,陪你,爱你。” 慕啸:“

第一章其罪当诛

大雨倾盆而下,黑暗的天际划过一道闪电。

叶莫笑身着华服,跪坐在雨夜下的小巷里,一头秀发散落在肩,长发被大雨打湿全数贴在背后。

她周遭躺着一些手握刀剑的尸体,似是为了保护她而惨死于此。

叶莫笑抬头,眼神如刀一般,望向对面的男人。

男子着一袭玄金长袍,腰束玄纹刺金带,一双玄纹祥云靴。

身旁有随侍撑伞,身姿矜贵,气度不凡。

叶莫笑唇角扯出一丝冷笑。

这样看起来高贵典雅的人,却同时也是害她叶家几百口人名的凶手!

叶莫笑笑容更甚,却有说不出的讽刺,本宫倒是荣幸,能得摄政王您亲自前来追杀。”

此人,正是斩月国摄政王,容珏!

容珏好看的眉微微蹙起,开口,声音如碎玉跌落玉盘,清冷入耳,叶莫笑,谋害皇后,其罪当诛;入狱潜逃,杀害狱卒,其罪当诛......”

呵。”叶莫笑冷冷勾唇,讽道:你的话,全数都是一个意思——叶莫笑,当诛。可是啊,容珏,你这般费尽心思地想要我死,到底是为了你口中的家有家法、国有国规,还是,只是为了苏伊莲?”

容珏眉眼并无波动,动手。”

叶莫笑想退,腿脚却是半分不随心意,容珏已经迈着步子走到了她的面前,修长的手指扣住她的下巴微微抬起,另一个黑衣人已经奉上毒酒一杯。

容珏端起毒酒灌进叶莫笑的嘴里,声色极淡,下一世,莫要生于这权利的漩涡之中。”

哈”叶莫笑如同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放声大笑起来,容珏啊容珏,你这是对我这将死之人最后的忠告?可是我告诉你,我不要来生!我只要能够重来一次,我定要你容家血脉尽失,后裔死绝!定要那美人皮蛇蝎心的苏皇后扒皮挫骨!”

哈哈哈哈.......”叶莫笑笑声极狂,眼角却是有泪合着雨水滑落。

她本是斩月国大将军叶昭之孙女,骠骑将军叶竟之女。虎门无犬女,她文武双全,容颜冠绝天下。

可偏偏爱上了狠心毒辣的容华。

这一生,她从十五岁起,就为了容华开始征战沙场,她为他夺了皇位,为他守了边疆,她捧着太平盛世放到容华手中,换来的却不是他曾许下的执手余生,而是一道谋反的圣旨斩了她叶家满门忠良!只因他心爱的女子苏伊莲之父死于她祖父叶昭之手!

可当年苏伊莲之父不听命令,葬送了斩月数千大好男儿!

她苦苦哀求,却不得见其一面!

那日寒冬而至,她跪在金銮殿前数个时辰,他才携着苏伊莲从殿内出来,俊美的容颜上带着冷过冰雪的温度,让人将她拖走。

随之而来的,是暗无天日的折磨。

她一手红缨银枪是世人最为称赞的、属于战神的荣耀,于是容华让人断了她的手指,一截一截,疼到心尖都开始颤抖,此后别说拿起红缨银枪,便是连寻常丝帕也勾不起了。

她比寻常女子要高些,一双腿修长得很,因着苏伊莲一句嫉妒”,容华让人折了她的腿,从此她再也站不起来。

她容颜倾城,也早在被囚那日,由容华一刀一刀亲手划去。

她的一切,被容华毁去,今生,她恨,可是却毫无办法!

而身边的人,都是她祖父叶昭的旧部,也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叔叔伯伯,为了救她,全数死在了这阴暗小巷里!

她怎能不恨!怎能不恨!

叶莫笑大笑讥讽,容珏,你爱苏伊莲,所以为她做这一切,可是你心上的女子,却是在别的男人怀里!你可痛快?!容珏,若是诅咒可成真,那我诅咒你,今生今世,来生来世,你都爱而不得!爱而生苦!爱而生恨!”

话语越到后,其音越尖利,最后一个恨”字,如乌鸦哀鸣,落了耳,令得容珏皱起了眉。他开口欲言,却是发现面前的女子已经没了声息。

叶莫笑。”容珏俯身,抬手搭上了女子白皙纤细的手腕,那里,已经没有了一丝温度。可是不该是这样的,那杯毒酒,不会让她死的。

容珏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直起身看向递毒酒的那个黑衣人,声音冷了下去,你是谁?”

那黑衣人抬起头,露出一张俊美的容颜,与容珏有五分相似,皇叔。”

容珏看着黑衣人,容华,你怎么会来?”

容华笑起来,朕怕皇叔舍不得下手,所以跟来看看。”

怎会。”容珏垂下眼,袖中的手却是带了一丝颤。

斩月墨历二年春,被封为战神的叶贵妃因身体旧疾发作,病死榻上,举国哀丧。

斩月墨历二年冬,摄政王容珏刺杀皇帝容华,帝受伤,摄政王被囚天牢。

天牢。

容珏只一袭单衣在身,双肩扣着琵琶骨,分明是那样的疼,容珏却半点也无表情,只盘腿端坐于地上,寒气从四面八方而来,侵入体内。容珏手指微微动了动,纤薄的唇缓缓勾起,却是带了苦涩,原来,是这样的冷......”

皇叔觉着冷,怎么不让人备厚一些的褥子呢?冻伤了皇叔,容华心里可怎么过意得去?”男子声音低沉,语气却是带着上扬的欢悦。

容珏抬眼,看见容华让人打开天牢的门走了进来。

容华俊逸地脸上带着笑,皇叔,你说说你,怎的就这么不懂事?若是你懂事一些,将你的那些龌龊心思给藏好了,也不会落得这般田地。不是么?”

一直掩饰,却掩饰不了情意,最后送自己的心上人上了黄泉路。

容华看着容珏,嗤笑出声。

地牢阴寒,男人矜贵的气质却刻在骨子里,不减分毫。

容珏抬眸,盯着容华,眸色泛冷。

他启唇,声如玉碎雪冷,容华,此生我只后悔,心思藏得太深。”

才会至死,也没能让叶莫笑知他半分情意……

呵。”容华讽刺一笑,朕倒是不知道,皇叔还是这样的痴情种子。只是皇叔此生,也就到此为止了。”

言罢,容华转身出了天牢。

很快,天牢里混乱一片,走水了!天牢走水了!”

天牢之外,容华负手而立,一双眼印着火光带了浅浅的笑意。

天牢之中,容珏眉眼低垂,并无临死悲痛,眸中唯余畅快。

皇兄,对不起……”

斩月墨年三年春,斩月便换了历年了。因由,是皇帝容华突发了急病,在隆冬时节,病死榻上。

这一生,谁更不甘心呢?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古代言情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