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琉璃坠

三生琉璃坠   


男主:青鸾      女主:惜颜
作者:火柠檬      状态:已完结
最新章节:番外二(2021-03-21 19:46:53)
琉璃坠,苦轮回,三千云海三生醉。 三生醉,难成对,百里山河百行泪。 百行泪,化风吹,琉璃盏里琉璃坠。 奈何桥上奈何人,奈何桥下不了生。姻缘祠里姻缘定,姻缘祠外难断情。她以茶汤让世人忘记前缘,却忘不了自己的前缘;他用红线撮合天下有情人,却搓合不了自己的姻缘。《三生》系列讲述孟婆与月老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闲言碎语(求收藏推荐)

《三生琉璃坠》是《三生》系列的第一本,其余两本已经挖坑,填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开始。

琉璃坠中涉及仙侠,但是我不愿意放倒仙侠归类中去,我觉得还是归为言情一类的更合适。

柠檬是男人,对于本文放在女频里面,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没有底细的。我自认文风比较委婉,可能更适合女生来看。曾经一个朋友跟我说过,男人写女频可能会有更厚重更大气一些的感觉,希望这本琉璃坠会给各位看官们带来一些这样的感觉。

文中的一些人名地名或多或少取材于《山海经》,但是是完全架空的,只是借用一个名称而已,所以如果有读者看着感觉不是很对的话,就权当消遣了。

诸位看官看的时候,柠檬诚恳的希望各位能够给点意见,大家也都希望看到一个精彩的故事,一个可以符合各自意愿的故事,所以恳请各位给些意见,先在此谢过大家了。

我是一个新人,狠新狠新的新人,所以写的文不一定会让大家都很满意,但是我会用心去写,尽量做到完美。

对于作品更新,我会每天一更,基本都是在早上十点左右更新!!!如果有读者嫌慢,请尽量耐心一些,给我一些时间,给我一些空间。因为我是一个上班族,不是职业写手,所以除了利用工作之余写文之外,没有其他的时间,希望大家能够多多体谅一些。好人会有好报的!!!

最后,还是那句话,希望大家看文的时候,能够轻轻点一下你那可爱的鼠标,点一下收藏,点一下投票推荐。谢谢了!!!!!好人会有好报的!!!

在此,先谢谢柒陌冉童鞋给我做的封面,很漂亮,让我觉得耳目一新,另外再感谢雁影,zhiru初见,紫夜残雪,夏远远,夏末秋至,陌妖,桥心月,筱馨,逃逃桃昔,舞刀的少年,周书函,萧心然,菩提绿叶,南七,黑牛奶,晓鑫紫,淡一点幸福等童鞋的大力支持。(排名不分先后)

本文的主题曲《琉璃坠》拈花少年郎,玉树蔽月光怀袖舞清商,白鹤排成双心系红铃铛,华音随流光斟千觞,笑轻狂,独看寒星未央半盏茶水凉,繁华落成殇斑斓满庭芳,片片揉断肠鸳鸯惹惆怅,举目遍苍茫痴心长,相思伤,临摹佳人模样

同醉云海兮,劳燕分飞兮三生花谢花开太匆忙兮青梅竹马相忘兮,春尽温玉流离兮而今唱血鸟啼星辰稀

菱花铜镜旁,玉台芙蓉帐冰肌染红妆,簪花扶暗香斜阳江渚上,草木又微霜舞霓裳,醉万场,嫣笑灼尽风光凉风透疏窗,倥偬一梦慌明珠映花黄,琉璃碎飞扬清泪褪盛装,琴箫曲彷徨两鬓苍,怎凄凉,泼墨画成伤

同醉云海兮,劳燕分飞兮三生花谢花开太匆忙兮青梅竹马相忘兮,春尽温玉流离兮而今唱血鸟啼星辰稀

词:火柠檬曲:墨明棋妙《画眉》主题曲我会尽快录制出来,到时候希望大家多多捧场。

楔子

梦中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真实,灵云山脉风起云涌,她能够感觉到山涧流水潺潺,能够感觉到花草丛中飞虫振翅。

那个地方,一定是她熟悉的地方。也许,什么时候在那里落过脚。也许,将来会在那里休憩。也许,那里只是她梦寐以求的安息之地。

是什么在对她轻唤,是那立在高峰上,随风招展的百年的柳树,还是那柳树下看不见容颜的披着大红色披风的男子。

笛声响起的时候,傍晚的山风将天边的云霞吹散,将那婉转的笛声送上云霄之巅。那里,是不是也有一个像她这般的女子,在苦苦的等待着宿命的轮回。

这一觉,睡得很深很沉,似乎经历了一世的风霜,看尽了世间的繁华与冷暖。最后留在记忆中的,不过是三言两语,不过是指尖曾触碰过的点点温暖。

梦中,她对着山川河流,似乎用尽了她一生的气力,呼喊出那个人的名字。可是,回应她的,是无尽的苍白,还有那渐行渐远的云霞。

偌大的宫殿里,空对着冷衾寒被,琉璃盏中盛着的是离人泪。曾经许下的相濡以沫,曾经定下的海誓山盟,到头来还是抵不过轮回的摧残。

他,早已经不记得她了。

就为了当初他送她的那一对琉璃坠,就为了他不经意的一句诺言,等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年。

纵使人世间已是沧海桑田,纵使多年来遍寻不得他的下落,她还是愿意等待,等待轮回会将他送到她的身边。

可是,人生有涯,年华易老,她的一生就要在这无尽的等待中殆尽。

流尽的是眼眶中的泪,流不尽的是这天地间纵横多变的人心。

她的一生,就像是梦一场,永远都在等待梦醒的一刻。殊不知梦醒人已空,岁月覆痕,看到的只是徒增伤悲。

这一生,不能与你百转千回,便将年华付与毒酒一杯,来生再与你重头再来,饮下红烛下的交杯酒。

她从来不知道,高山之上的云头,那个她等了多年的男子,早已经化作了尘世间的一缕清风。

她从来不知道,那个男子早已经不在尘世,他对她许下的种种诺言,也许只有等待一世的重逢。

她从来不知道,那个男子曾多次试图为她擦拭脸庞的泪,只是他没有办法破开云层的阻拦,只能远远的叹息。

她更加不知道,这一世让她等待了多年的男子,早在这一世之前就已经等过她更漫长的岁月。是男子诚心诚意感动了九天神祇,让他们这一世得以相遇,为他们结一对一日夫妻。

这一生,不能与你结成对,下一世,就算不能成人,也要与你同枝并蒂。

雕栏玉砌的宫殿,最终也经不住流年的摧残,在女子流尽了最后一滴泪后,于高山之巅轰然倒塌。

琉璃坠,苦轮回,三千云海三生醉。

三生醉,难成对,百里山河百行泪。

百行泪,化风吹,琉璃盏里琉璃坠。

来生,再见!

第一章春波碧草雪成霜

风,轻轻的吹。歌,轻轻的唱。

春意还浅,那流水中还有未曾化开的冰片,浮在清澈的水面上。不怕冷的水鸭已经开始悠然自得的在水面飘荡,偶尔会三五成群的一起围堵随着流水而去的冰片。

岸边不远处的几户农家院中,几个四五岁的孩童正凑在一处玩耍。不知是谁家的爹娘一双巧手,用种在屋后的竹枝编出了几个玩偶。

再往远处走一些,便是一座不是很高的山,常年人迹罕至。山上长满了松柏之类的树木,葱葱郁郁,似乎不曾受得冬日严寒的影响,还是那么的生机勃发。

这里除了那几户农家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看去,似乎是隐士避居之所,多了几分惬意与自在。

几个孩童身上的衣衫都很单薄,在这虽有了些许春意的风里吹着,还是会有伤风的可能。不过几个孩童却似乎完全不在意还没散尽的寒意,只顾着在院子里不亦乐乎的玩只属于他们之间的游戏。

五个孩子中,只有一个女孩,看去年纪应该也是最小的。一头已经过肩的长发没有扎起,随意的披落,偶尔会被微风吹起几缕,在空中打着转。大红的长衫及地,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不过在这样的荒郊野岭中,似乎也没什么好的丝绸,兴许是孩子的娘自己亲手纺的布制成的。

到正午时分,阳光已经将这里的平川洒满,也少了几分寒冬留下的痕迹。溪流中的冰片已经变得更薄,很快就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清晨离开的大人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都是很淳朴的打扮。一群人有说有笑的走近了坐落在一起的农居,看着院中的孩子玩得起劲,不禁也露出几分笑意。

各自招呼自家的孩子回去之后,院子中就只剩下小女孩跟她的爹娘三人。便听小女孩的爹轻声问道:颜儿,哥哥们有没有欺负你啊?”

没有啊,爹爹,哥哥们对我都很好,怎么会欺负我呢!”小女孩笑嘻嘻的回道。

女孩的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弯下腰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孩的头,不经意间额头却轻皱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样细微的表情变化女孩自然没有注意到,但是站在一旁的女孩的娘却在看到后背过身去,叹了一口气。

在这样与世隔绝,没有尘世纷扰的地方,却也有着与世人一样的烦恼。原来,这个世间真的没有一处真正的桃源。

年轻的夫妻二人不约而同的都走进了茅屋,只留下女孩一人在院中玩耍。尚幼的她,哪里知道什么忧愁,在她的眼里只要能每日里与几位哥哥一处玩耍就是最开心的了。

茅屋之中,年轻的男子压低了声音,道:你也别太在意了,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为了颜儿的幸福,我看我们还是乘早离开这里吧!”

真的没有办法避免吗,你看颜儿跟他们相处的多好,我怕这一时半会儿她还不能接受这样的改变。要不,再等等,等……”年轻女子似乎有些顾忌,始终看着男子的脸色,直到看到男子脸色越来越凝重,那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也生生的咽了下去。

不能再等了,这里已经不安全了,那些人很快就会追到这里来了。这几天来我一直心绪不宁,恐怕我们的行踪早已经曝露了!”男子一脸决绝的道。那眉宇间透露出的气质,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村野莽夫,倒像是一个极有身份之人。

女子不再言语,男子所说她也有所警觉,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那些人来得这么快。这个地方是他们夫妻二人费尽心血才找到的,如此隐蔽又与世隔绝的地方,真没想到那些人也会找来。

到了这个时候,坚持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若是像她这样,如此留恋此地,恐怕她夫妻二人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怎么还会有颜儿,还会享得几年的太平。

女子沉默了良久之后,似乎是想通了,对着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才让对面的男子放下心来。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什么时候一家三口能够不用再过这样颠沛流离的日子。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那些人还是没有放弃追捕。一样的执着,就如当初的他们一样。

默默的收拾好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这么多年来一直不停的避开那帮人的追捕,所以两人身边从来不带什么。很快的,一切都收拾妥当了,只是女子还在琢磨着该怎么跟颜儿说。

这时院子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屋内的夫妻二人脸色一变,身形已动。不过是霎那之间,两人就已经到了院子门口。

那一声惊呼便是从颜儿口中发出,定睛看去,却不见其他人,只有颜儿站在院子当中,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对琉璃坠,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夺目。

只看到这对琉璃坠,女子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在这荒郊野外的,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宝贝凭空出现,一定是追捕他们的那些人已经到了这附近。

颜儿,你手上的琉璃坠哪里来的,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人来过?”男子警惕的环顾了四周,并未有什么动静。

原来这就叫琉璃坠啊,好漂亮啊!”颜儿被琉璃坠中的温润的色彩吸引住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去,并没有注意到爹娘此刻全身戒备的紧张样。

男子见状,似乎有些愠怒,语气中多了几分斥责:颜儿,刚刚有没有陌生人来过?”

女子也正紧张的看向颜儿,只是对男子斥责的语气有些不满,瞪了男子一眼便不再发话。

颜儿似乎也被吓到了,小声的回道:没有人来过,这个是我在地上看到的……”

这时,院门外一个刚刚跟颜儿在一起玩的男孩子跑了进来,看他一脸慌张,哭哭啼啼的,当真是吓了这一家三口一跳。

颜儿跟这孩子很熟,忙问道:兰佑哥哥,你怎么了?”可能是被男孩哭哭啼啼的样子吓到了,颜儿说话间也有些胆颤。

女子回头一看,不远处两个黑衣人正紧紧的追来。不消细看,只是这一身装束,女子就已经明白,那些人终于来了。

这么多年的默契早已经不需要通过言语来表明对方的意愿,一个眼神看去,便见男子一把抓住颜儿,而女子则抓住了那个还在哭哭啼啼的兰佑,脚尖轻点,人便都已经迅速腾空而起。

颜儿跟兰佑何时经历过这样的变故,才一离地,便纷纷放声痛哭,更是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双手也牢牢的抱住了年轻夫妻的身子。

在高空中看下,原先的几处茅屋已经冒出了浓浓的黑烟,在这样的野外显得格外分明。那些人果然还是如此的心狠手辣,恐怕地面上没来得及跑出来的三个孩子,还有那些孩子的家人都已经遭了毒手。

女子不过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眼角一滴清泪已然滑下,那是不忍的泪,是心疼的泪。只是,不管她怎么做,那些人终究还是活不过来了。

赶到院中的黑衣人抬头看向高空,那里除了厚厚的云层,还有可能被他们的同伴惊起的栖息在山中的飞鸟掠过,便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道在云层后躲了多久,颜儿睁开眼的时候,只看的到周身都是迷茫一片,除了自己牢牢抱住的父亲之外,便再也看不到任何人。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是从父亲全身戒备的状态,还有父亲的身体微微的颤抖,都让她明白此刻的处境很危险。她也很懂事的,没有哭闹,反而是睁大了双眼,在迷茫的云层中寻找自己的母亲,还有与他们一起逃出来的兰佑。

他们走了!”压得很低的声音忽然传来,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颜儿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她母亲的声音。

从空中落地之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大火过后,剩下的灰烬。所有的一切都付之一炬,所有的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着眼前的一切,年轻的夫妻心中也免不了悲痛。颜儿很乖的松开了抓住父亲的手,走到了兰佑的身边,稚嫩的声音说道:兰佑哥哥,你别哭,别怕,颜儿会一直在你的身边,还有我的爹娘,我们会一起找到你的爹娘的!”

兰佑没有哭,只是定定的看着已经只剩一堆灰烬的家,那里有他所有的回忆与欢乐,可是如今都已经葬送在那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手里。

女子似乎不想让二人再看着眼前的残像生悲,一挥衣袖,所有的灰烬随风散去,远远的散落在了后山各处,再难寻踪迹。

离开的时候,不知为何竟落下了雪,刚有的一丝春意也被白雪掩埋。

雪成霜,难言伤,离离原上谁心慌。

谁心慌,排成行,一曲离歌掩沧桑。

掩沧桑,染红妆,春波碧草雪成霜。

风,轻轻的吹,雪,静静的落!

人,渐行渐远!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仙侠奇缘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