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作者被凌少宠坏了

重生小作者被凌少宠坏了   


男主:厉凌爵      女主:函冶无忧
作者:追梦      状态:已完结
最新章节:第五百四十二章 意外惊喜(大结局)(2021-03-04 16:21:00)
聂无忧大婚日丧命,本该是她新婚夫婿的厉凌爵为她手刃仇人,带她尸身跳崖,陪她共赴黄泉。梦回千年,再睁眼已是千年后,他还记得,她......却忘了。她是千金函治无忧,他是当红影帝,不管如何变换,他千年的执着不改只为找到他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个女子——聂无忧。也是忘了他的函治无忧。没关系,你忘了,我会让你想起我的,无忧。

第一章:凯旋归来

南商六十四年春,大将军厉凌爵击退敌军凯旋而归,帝命太子南熵城门相迎。

这日,天高气爽,云淡风轻。

大将军回来了,大将军回来了......”

伴随着一道道欢呼雀跃声落下,众人奔走相告,一窝蜂似的朝着城门口奔去。

厉凌爵回来了,他们的战神回来了!

而在这摩肩接踵的人群中,一身着绿萝纱衣的女子努力扒开人群,奋力朝着前方挤去。

她的身后,一丫鬟被挤得东倒西歪,扯着嗓子喊道:郡主,郡主你慢点......”

绿竹,快点儿,凌哥哥马上就到了!”

城门巍峨耸立,绵延几里之外,整齐划一的军队缓缓出现,为首的男子身着一袭银白色铁衣甲胄,脚踏漆黑精壮乌骓,冷峻帅气的脸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马蹄缓缓踏进城门,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一波盖过一波,聂无忧被挤在人群中,只觉得呼吸难耐。

突然,不知谁从背后推了一把,她脚下一个踉跄,被挤出了人群。

什么人,还不退下!”

厉凌爵眸色一凛,却在看到面前那抹绿影时,瞬间喜上眉梢,翻身下马。

阿忧?”

爵哥哥......”

聂无忧笑颜如花,飞扑到厉凌爵怀中似猫儿般蹭了蹭,五年未见,她的爵哥哥早已退下了当初的稚嫩,添了几分沉稳冷毅,却还是一样的让她安稳舒心。

阿忧......”布满老茧的大掌抚摸过飘逸的青丝,厉凌爵深邃的眸中满是宠溺,他的小丫头啊,长成大姑娘了!

两人相依而拥,远远看去,仿佛金童玉女一般。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南熵太子的眼,尤其是他身后的安乐公主,气的脸色铁青,一跺脚就吼出口。

大街上搂搂抱抱成何体统,这个聂无忧,真是太不要脸了......”

住口!”闻言,南熵一声冷呵,警告般的瞥了一眼南安乐,衣袖怒甩,向着相依的两人走去。

厉将军凯旋归来,本太子受父皇之命特来相迎,将军一路舟车劳顿,可还安好?”南熵跨步走来,朝着厉凌爵点头示意。

臣拜见太子殿下,劳烦圣上惦念,臣无恙。”四目相撞,厉凌爵下意识的搂紧了聂无忧。

南熵眉头微蹙,垂在袖中的大掌猛的攥紧,沉下声来道:无忧,快过来,免得让人误会,笑话了去。”

闻声,聂无忧下意识往厉凌爵怀中缩了缩,表示抗拒。

虽然她和厉凌爵,南熵从小一起长大,但是对于这个南熵国未来的储君,她是打心底惧怕。

无碍!”厉凌爵安抚的拍了拍无忧的肩膀,微微侧身,挡住南熵的视线,阿忧是臣母亲给臣定的妻子,臣身处边关五年,也是想念阿忧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瞬间让南熵黑了脸。

傍晚时分,南商皇御花园设宴为厉凌爵接风洗尘,命凡三品以上大臣都可携带女眷参加。

华灯初上,御花园人来人往,彩绸飘飞,大厅中,琉璃灯盏高悬,美味佳肴陈列,歌舞管弦涤荡......

南商皇高举酒樽,示意舞女退下,今日这宴会,乃是朕专为厉将军而设,将军年少有为,击退敌军,收复我南商丢失城池,还边境百姓一个安宁,朕深感欣慰啊。”

话语落下,厉凌爵缓缓起身,朝着南商皇行了一礼,此次能击退敌军,收复失地,乃是皇上福泽深厚,天佑我南商,臣不敢居功。”

哈哈,你呀,永远是这么谦虚!”闻言,南商皇大笑出声,随即顺了顺胡须,笑道:朕一项赏罚分明,你此次建立如此大功,朕一定要好好嘉奖你,说吧,爱卿想要什么?”

这......”

南商皇的一番话让底下众大臣脸色巨变,要知道,古往今来这种嘉奖还是第一次见,他们纷纷看向厉凌爵,等待着他开口。

一些情窦初开的官家女子,甚至昂起头,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在厉凌爵面前,就连安乐公主,也是乖巧的坐在皇后侧下方,丝帕遮面,笑的一脸娇羞。

万众瞩目之下,厉凌爵缓缓开口,臣还真想向陛下求一物?”

奥?是何物?”南商皇瞥了一眼安乐公主,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说来听听!”

是一道圣旨,一道给臣和无忧郡主赐婚的圣旨。”

一语掷地,众人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看向厉凌爵的眼神仿佛看物一般,这厉将军莫不是脑子有问题,皇上那意思很明显了,有意促成他和安乐公主琴瑟之和,他居然......

父皇!”安乐公主委屈的喊了一声,手中丝帕拧的早已变了形。

为什么,为什么凌爵哥哥不娶她,难道她还比不上聂无忧吗?

比起安乐公主的反应,聂无忧却是躲在聂王爷身后,脸颊绯红,笑的跟个傻子一样。

南商皇眸色微沉,若有所思的看向厉凌爵,刚要开口,却听厉凌爵再次说道:臣与无忧郡主早有婚约,也心仪郡主已久,现在边关战事已定,国泰民安,臣愿意卸甲归田与无忧郡主厮守一生,还请皇上准许。”

这是拿自己的功名,拿兵权来换?

聂无忧红唇紧泯,望着厉凌爵,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她何其有幸,能得爵哥哥如此相守啊。

众大臣也是被厉凌爵的话语吓了一跳,这也太情深义重了吧!

父皇......”

南熵太子猛的站起身,却被南商皇扬起的手掌生生止住了脱口而出的话语。

既然如此,朕恩准了!”

尘埃落定,一方欢喜一方忧,南熵太子眸色暗沉,不甘心的看向聂无忧,却对上了聂王爷那双微蹙的眼眸。

安乐公主更是满目狰狞,狠狠剜了聂无忧一眼,朝着身后的宫女挥了挥手,一番悄言细语。

凌爵哥哥,你不是喜欢她吗,如果本公主毁了她,是不是你就会不喜欢了!

一番插曲后,丝竹管弦声再次响起,酒过三巡,一些大臣收起了刚开始的拘谨,开始把酒言欢,朝着厉凌爵道贺起来。

厉凌爵面无表情的应付着,眼角余光瞥过聂无忧的位置,却见哪里空空如也,他心中不由得咯噔”一声,一丝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穿越架空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