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

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   


男主:傅夜秋      女主:唐瑜
作者:桃花三朵      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九百六十七章 安稳(2021-01-18 12:13:44)
男主叫傅夜秋女主叫唐瑜的原创甜妻小说《花式追妻:傅太太又甜又野》又名《傅太太可甜可野》。 三年婚姻,满腔爱恋,却换来豪门弃妇的下场。浴血重生华丽来袭,傅大总裁动心不已。老婆,谈个恋爱可好?

第一章 下跪

大雪刚过,富丽堂皇的傅家别墅门口积压了厚厚的一层积雪。

唐瑜跪在冰冷的雪地里,一下又一下的磕着头:傅夜秋,我求求你,求你出来见我一面,见一面就好!”

寒风肆掠,大雪淹没了她的膝盖,唐瑜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风衣,小脸和鼻尖都冻的通红,头发上落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雪花,消瘦的身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她在这里已经跪了许久,可里面的人始终不曾出来过。

夫人,你这又是何必呢,少爷他是不会出来的。”

傅家的管家徐伯,满脸不忍的劝道:夫人,您还是快点走吧,等会儿少爷要是生气了,又会饶不了您。”

不,我不能走!”唐瑜哭得双眼通红,紧紧的攥着管家的手:徐伯,我求你了,求你让我进去见一见他!再晚就来不及了!”

这......”

徐伯正在为难,身后别墅大门却突然打开,一道冷漠的声音裹挟着风雪传到两人的耳朵里:让她进来。”

这熟悉的声音即便是化成灰,她也不会忘。

唐瑜欣喜的抬起头,果然看见傅夜秋披着裘皮站在了廊下,可也同样看见了依偎在他身边的女人。

那是唐婉,她的亲妹妹!

自从唐家破产,爸爸跳楼自杀,唐婉就再也没有回去过,甚至一直待在傅夜秋的身边!

恨意席卷而来,可唐瑜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低下头慌忙哀求:夜秋,我妈病重,她就快要不行了,我求你高抬贵手,借我五十万!只要有这五十万,我妈就可以做手术,算我求你了!”

呵,唐大小姐也有求人的时候?”

傅夜秋一声冷笑,每一句都好像踩在唐瑜的心尖上,疼的她死去活来。

你那个母亲,小气善妒,害死了婉儿的生母不说,甚至这么多年都一直在虐待婉儿!唐瑜,你想让我拿钱救她,是不是得拿出点诚意?”

唐婉是她爸在外的私生女,身份一直得不到爷爷的承认,直到前几年爷爷去世,唐婉才被爸爸给接了回来。

唐婉的母亲却因病去世,可这一切跟她母亲并没有任何关系!

我妈没有这么做......”

唐瑜试图解释,傅夜秋却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睥睨的看了她一眼,施舍般的道:不要在我面前找什么借口!你妈就算是病死也是死有余辜!不过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唐瑜还没来得及高兴,傅夜秋又冷冷的补充了一句:只要你肯跪着爬到婉儿脚边说声对不起,那过去的一切就一笔勾销,这五十万我也可以给你,如何?”

你说什么......”

唐瑜不可置信,她们好歹是结婚三年的夫妻,傅夜秋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可傅夜秋只是冷冷的斜睨了她一眼:怎么?你不愿意?”

雪下的越来越大,傅夜秋的声音也好像更加冷漠无情:要不是你们唐家逼着我娶你,我和她也不会错过这么多年!婉儿也不用在外吃那么多的苦!现在只不过是让你说声对不起,唐大小姐就不乐意了?”

我没有!事情不是这个样子......”

唐瑜猛的哭出了声,当初的一切根本就是个误会,可傅夜秋从来就不肯信她半分!

傅夜秋,你听我说,当初是唐婉她......”

你给我闭嘴!”

男人满脸戾气,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厌恶:唐瑜,收起你那些小伎俩!我劝你最好识相一点,你等得起,你妈可等不起。要是没有这50万,后果如何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唐瑜浑身一震,无力的跌坐在雪地上。

爸爸去世之后,妈妈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偏偏弟弟又不听话,她妈妈一气之下病倒,现在正等着这50万救命!

而唐家破产之后他们姐弟更是身无分文,唐瑜没有办法才求到了傅夜秋这里,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薄情!

唐瑜用力地握紧了拳头,绝望的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男人:是不是只要我照做,你就肯给我这50万?”

傅夜秋神色一怔,随即冷漠的点了点头:我说到做到。”

好,希望你不要食言!”

唐瑜闭了闭眼,把过去所有的骄傲和自尊全都踩在脚下,双腿跪在冰冷的雪地里,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傅夜秋和唐婉爬了过去。

唐家只剩下她们母子三人,她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让妈妈出事,否则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却好像有半个世纪那么长,直到手掌触到那做工精致的女式雪地靴,唐瑜才睁开了眼,苍白的小脸上半点血色也无。

我爬过来了,可以兑现你的承诺了吧!”

被那倔强的眼神盯住,傅夜秋心中莫名烦躁,他微微别开脸,说出来的话却更加无情:你只是爬过来了,可还没有道歉。这就是你的诚意吗?”

傅夜秋!”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唐瑜瞪着这个自己爱了整整7年的男人,她为他付出了一切,为他不计任何代价!

可到头来,他却要自己跪在另一个女人的脚边道歉忏悔!

呵,好!我说!”

唐瑜深吸口气,把所有的心酸都压回肚子里:对不起!是我不自量力!是我横刀夺爱!是我对不起你们!求你给我五十万,只要五十万!好不好?”

她每说一句,心就好像被人凌迟一分,直到最后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唐瑜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泣不成声。

傅夜秋微微的震了震,结婚三年,他还从来没有看过唐瑜这么卑微的样子,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现在却跪在脚边卑躬屈膝,说不意外是不可能的。

可是只要一想到她和唐家过去做的那些事情,所有的不忍又被恨意所代替。

傅夜秋从怀里掏出支票,毫不留情的摔着了唐瑜的脸上:少在这里装委屈,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拿着这50万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现代言情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