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宜晚

爱不宜晚   


男主:肖楚城      女主:陈琳
作者:情花      状态:已完结
最新章节:第28章 结局(2020-11-21 21:36:46)
结婚半年,我的丈夫是个窝囊废,他打我的时候丝毫没有胆怯……

第1章苦海无涯

让开一下,麻烦让一下!”

护士们推着推车,慌慌张张的朝周围的人喊道。

我已经快要没知觉了,眼前一片模糊,耳边除了护士的喊叫声,还有我丈夫在身边不停说抱歉的声音。

我给不了他任何回应,除了身体上的原因,还有我心里的抵触。

他一直都很窝囊,但这次他却一点都不窝囊,他打我的时候丝毫没有胆怯。

我成了现在这副样子都是拜他所赐,要我怎么原谅他?

要怪就怪我当初太傻,现在追悔莫及。

我俩结婚到现在半年之久,没车没房没钱,在老家办了婚礼之后他就带着我到大城市的亲戚家里住,他只能仰仗着他家那些亲戚。

一开始还好,大家相安无事,可是渐渐的,我发现他们家里的亲戚依然保留着农村那种重男轻女的腐败思想。

在他们眼里,衣服本来就该我洗,家里也本来就该我收拾,而我丈夫就应该天天在外面应酬,尽管他们都不清楚他是去应酬还是去乱搞。

结婚之后我和他同房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他长了一副好皮囊,一直觉得自己能娶个白富美回家,所以打从心眼里没把我看起过。

这些在我看来都还能忍,毕竟是我们俩过日子,时间一长他总会有所改变,因为我把我的婚姻看得很重,结婚就该是一辈子的事情。

但我万万没想到,他是个骨子里十分窝囊,什么都听他舅舅、舅妈的,就连挨骂也只是闭嘴低头,完全没有跟我吵架那会儿的气势。

而我被打,也跟他的窝囊有关。

还记得那天他喝酒喝到很晚才回来,昏昏沉沉的说了很多没头没脑的话。

之后他手机响了,是个女人给他打的,十分关切的问他回家没有。我自认为没有对不起他,可他居然就当着我的面跟那个女人电话里调情,说了大半个小时。

我呢?却在一边帮他脱鞋换衣服,全然是个保姆的样子。

这次我没有再忍耐,跟他大吵了一架。

因为动静太大,我们惊动了他舅舅、舅妈。我觉得这是他的错,他一点都不把这场婚姻当回事,所以我理直气壮。

然而是我太过天真,我在他们眼里终究是个外人,就算我是对的,在他们眼里也都是错的。

他们没有责怪我的丈夫,而是把我数落了一顿,说我不懂得体谅。

我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我每一天都很煎熬,想来想去还是过日子最重要,没多久我回去了,但我没想到等待我的是一场灾难...

我前一天晚上给我丈夫发信息说要回去,他第二天就告诉了他那些亲戚,晚上能来的亲戚几乎都来了。

刚进门,一帮人坐在客厅里,像审视犯人一样的打量我,然后把我拉过去进行他们所谓的教育”。

他们说的无非就是什么女人持家,要本分之类的话,言语之间就好像我出去这半个月勾搭了男人似的。

我这气不打一处来,说话也变得不那么温柔,于是跟他们吵了起来。

他们说不过我,也不好对我动手,就把我丈夫拉出来。

他舅舅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没出息,说他连个老婆都管不住,迟早跟别人跑。

这还算听得过去的,他舅妈说我不打皮痒痒,要他给我点教训。

就这么被他们怂恿,我丈夫最终对我动了手。

我不知道他是因为压抑了太久,还是真的有那么讨厌我,打我的时候他格外的狠,丝毫不顾我疼得惨叫。

受不住他的拳头,我要躲他一把拽住我往一边扔,头砸在柜子边沿上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当时手杵着地,现在也不太有知觉了。

我能确定我的伤势很重,至于我的丈夫,我已经对他失望透顶。

假如我还能好好的出院,我一定要逃脱那如炼狱一般的地方,还有那一帮如恶鬼一般的人。

这些思绪在脑海里来回徘徊,终于让我觉得疲惫不堪,我要睡了,因为无力。

再次醒来的时候,模模糊糊能看见身边围着几个人。

梁医生,病人醒了!”

我能看见的只是医生模糊的身影,耳边萦绕着他温和的声音:动一动手脚试试。”

我照着他的指示去行使身体的指令,双脚,左手,右......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察觉自己的右手根本不受控制,甚至常事动的时候会很疼。

他跟我说:右手不用动,骨折了。”

之后,他又跟身边的护士交代:病人还能听见指令做出动作,暂时没发现什么异常,你们多留意一下,我下午再来看看。”

等我清楚看见周边的事物的时候,再想去看那个医生的面容,却发现他只给我留了一个背影。

身体上的无力迫使我又睡了一觉,直到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说话的是我妈,她站在窗边上跟人打电话,一边骂一边哭: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良心?我女儿病得这么重,你们也不说过来看看,就算不过来看看也该出医药钱吧?那可是你儿子打出来的!”

不用问,这肯定是在跟我丈夫的爸妈打电话。

我妈是个苦命的女人,我爸在一次出差的时候被山上的落石砸中夺走生命,留下我和我妈,还有为数不多的存款。

我知道,这一次她负担不起,我也负担不起。

他们不肯过来吗?”

听见我声音,我妈连忙把电话挂掉,十分尴尬的问我:醒了怎么不说一声?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他们不肯来吗?”

我妈吞吞吐吐的,像是怕我知道了伤心:怎么会呢?他们明天就来。”

行了,你别骗我了,他们家的人那么讨厌我,这些钱肯定不想出。你拿电话给我,我给楚城打个电话。”

她十分无奈的把电话给了我,我拿着电话就给萧楚城打了过去。

接通之后那边喂了一声,我直接问他:你什么时候过来?把医药费开了,咱们离婚!”

对面沉默了很久,无论我怎么喊他都不回应。

我十分火大:肖楚城,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来医院给你自己闯的祸解决好,身为男人什么都靠家里人,你也够窝囊的!你今天要是......”

嘟,嘟,嘟......

话没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短篇言情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