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丽人

绝色丽人   


男主:卫天昊      女主:苏言
作者:苏言卫天昊      状态:已完结
最新章节:第367章:大结局(2020-10-17 11:22:33)
我是酒销,靠着容貌手段卖笑换钱的酒销。 遇到他的时候,我狼狈不堪,为了男人的背叛而对这个世界绝望,身如浮萍。 他是所有人的王,却没有给我预料中的抚慰,只羞辱我。 我永远记得他掐着我的脖子嘶吼:“苏言,是你自己求着我的!” 我不甘心的低吼,在他身旁咆哮,他给我的屈辱,我要百倍偿还回来!

第1章:等一会

美人是娇花,应当被捧在手心呵护,那么,那些不能被捧在手心的呢?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我对着镜子有些疲惫的扯了扯嘴角,镜子里的人和我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我叫苏言,二十六岁,普通二本毕业,现在是香榭丽舍男公馆的一名丽媛。

我的工作就是每天靠着自己的甜言蜜语和欲拒还迎,周旋在客户之间,向他们推销那些价格贵死人不偿命的名酒。

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银手链,想着那个送手链的人,强行忽略掉心底的疲惫,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走在灯光迷离上,心里算计着今天要完成的业绩,恍恍惚惚的感觉到前面似乎有人,习惯性的扬起了一抹职业化的微笑。

您好。”我快速的打量了一下自己面前的中年女人,从衣着打扮上来看应该是个大客户。

不愿意错失这个机会,我殷勤的走到那个女人的身边,请问我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请带我去圣罗兰城堡。”

圣罗兰城堡,是香榭丽舍男公馆的一级VIP包间,能够进入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一路热情的和那个女人攀谈着,其实从刚才的走廊到圣罗兰城堡不过两分钟的路程,在这段路快走完的时候,我已经把这个女人的基本信息摸清了。

孙姐真是太厉害了,希望孙姐能顺利谈下今天的单子。”

承你吉言,要是成了,一定给你发红包。”

孙姐笑的十分爽快,在她杠铃一般的笑声里,我好像听到了金钱碰撞的声音。

孙姐您请进,”我一把推开圣罗兰城堡的门,酒一会儿……”

我呆呆的看着坐在包间里西装革履的男人,原本想要说的话却憋在了喉咙里。

小苏,你怎么了?”

在对面男人惊恐无比的眼神中回过神来,我歉意的对着姓孙的女人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孙姐,您这合作伙伴长得太帅了,我都给看愣了。”

是吗?”孙姐抬脚进入包间,无视掉对面男人谄媚的递过来的手,径直坐在了沙发上,从包里拿出一根烟,男人立刻替孙姐点上。

看着姓孙的女人满意的在男人嘴上烙下一吻,熟练程度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那么孙姐,您稍等一会儿,我这就给您拿酒。”

转身离开包间,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却总觉得肺里似乎有一撮火药,随时会被引爆,可是心里又好像有一根针,正在狠狠地戳着我的心脏。

包间里的男人叫赵斌,是我的未婚夫。

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笑容,可是眼前的光影却越来越迷离,一遍遍的提醒自己不要哭,为了这样的人,不值得。

青梅竹马十几年,我以为我们真的是两小无猜了。

做着酒销供他读完了研究生,两个月前跟我求婚,我满心欢喜的答应了,哪怕知道他刚进公司根基不稳,我也同意了他让我辞职的建议。

原本打算做完这个月就辞职,可是现在……

言言……”

赵斌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加快了自己的步速。

等等,言言,你听我跟你解释……”

手腕被猛地握住,赵斌的力气大的出奇,我只觉得手腕的骨头似乎要跟着碎了。

还有解释的必要吗?”甩开赵斌的手,我都已经看到了。”

扯出一个礼节性的笑容,我对着赵斌轻轻地弯了弯腰,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没有的话我还有事。”

在赵斌错愕的神情中,我转身就走,一秒都不想停留。

我这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只要我把她陪好,我们……”

抱歉,我这人洁癖。”摸了摸还有些酸痛的手腕,我忽然想起来那条手链还挂在手上。

言言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我真的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你错了,是你的未来,和我有什么关系?”抬手撩起额前的碎发,我看着自己面前眼眶发红的男人,目光中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但是下一秒,我却狠狠的用指甲戳痛自己的掌心,看向赵斌的眼神也变得冷漠起来。

摩挲着解开手链,拿着它在赵斌眼前晃了晃,然后粲然一笑,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当啷”一下,那条象征着我们爱情的手链就已经进了垃圾桶。

赵斌的嘴角轻轻地抽动了几下,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我却不准备给他机会了。

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请您先回包间吧,孙姐还等着呢。”

转身下楼,我知道赵斌一直在楼上看着我,可是我却连一个眼神也不想施舍给他。

好不容易支撑着走到一个没人的拐角,浑身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样,靠在墙角上,摩挲着点上一根烟。

看着乳白色的烟雾在眼前渐渐散开,我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狠狠地将手中的香烟扔在了地上,用高跟鞋一遍又一遍的碾压。

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尖锐的声音,我突然笑了,笑的无比苦涩,胸腔里回荡着痛苦,眼泪全部倒流进了心里。

苏姐?”

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小井踩着高跟鞋跑到了我的面前,这是新来的丽媛,一直由我带着。

苏姐你怎么在这里啊,领班找了你很久了。”

冲着小井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去给圣罗兰城堡开两杯血色迷雾,我已经谈妥了。”

将小井打发走,原本困扰了我很久的问题终于找到了答案,无人呵护,那就只能让自己变得浑身是刺,无人敢碰。

走到前天,顺手拿起今天的单子,看了看上面的数额,让我有一阵哭笑不得的感觉。

去告诉刘燕,不用这么拼命压榨我的剩余价值了,我不走了。”

前天的小姑娘有些迟钝的看了我一眼,我也懒得解释,甩了甩头发准备上楼,却在转角处看到了一个慌慌张张的人影。

小井,怎么了?”她这会儿不应该在圣罗兰城堡吗?

苏姐,爱琴海的是姓王的……”

小井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哭出来了,不用说我也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拍了拍小井的背,招呼着一旁的服务生把小井带到外面缓一缓,走到我身边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

这小井也是犯傻的,姓王的人傻钱多,要是能忽悠出来,她这几天都可以休班了。”说完之后刘燕还不忘拍了拍我的肩,小苏,这么好的机会可别错过了呀。”

我翻了个白眼,要真是那么好,刘燕还能让给别人?

转身从刘燕手中抽出酒水单子,冲着她扯了扯嘴角,听说姓王的喜好古怪,刘燕你这已为人妻的说不定在他那里也别有滋味?”

刘燕被我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转头就走,我晃了晃手里的酒水单子,慢走不送。”

跟着我上楼的服务生有点崇拜的扯了扯我的衣角,苏姐,你刚才的样子好威武啊,可是燕姐毕竟是经理……”

经理她也不敢跟姓王的打照面,”伸手推开了爱琴海的门,里面的烟味儿大得吓人,我轻车熟路的走到坐在最中间的男人身边,随手倒了一杯酒。

王老板,小井是刚来的,不懂事,我在这替她给您赔罪了。”

姿势暧昧的把酒杯递到姓王的嘴边。

姓王的嘴巴没有挨着杯子,反而吻上了我的指节,一路吻到指尖。

真香啊。”

被姓王的轻薄了,虽然心里反感,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更加勾人。

身子向着姓王的身上贴了帖,王老板,这酒您还没喝和,是不愿意赏脸吗?”

故作委屈的撅了噘嘴,敲着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做足了想要离开的样子,姓王的一把揽住我的腰,整个人直接被带到了他怀里。

手中的酒杯倾斜,酒水洒了一身,却好巧不巧的是胸口的位置。

姓王的眼睛都直了,哎呦我的小乖乖,这么不小心呢。”

嘴上说着让我小心,可是那只咸猪手却已经开始在我的胸口。

黑暗中姓王的自然看不到我咬牙切齿的样子,我猛地一下推开了姓王的手臂,像条鱼一样从姓王的怀里滑了出来。

失去了暖玉温香,姓王的本来想发火,可是原本已经解脱了的我却在下一秒从身后勾住了他的脖子。

王老板,别急呀,我这里还有更好玩的呢。”

稳住了姓王的,我转身离开了爱琴海,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顺手掏出手机给刘燕打了个电话。

把人送上来吧,这回找几个丰满的。”

刘燕显然没打算这么容易满足我的要求,我话还没说完,她那头居然就挂了电话。

就知道她不会那么轻易的让我把事情办好,不过我也不着急,换了身衣服,慢条斯理的倚在门框上,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才再次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刘燕的电话,故意激怒了刘燕,在听到身后门打开的声音的时候暗暗的将声音开到了最大,于是刘燕的叫骂便理所当然的传了出去。

怎么回事?”

姓王的很是不耐烦的抢过了我的电话,看着他的脸色一点点的变黑,我心里早就乐开了花,目送着姓王的怒气冲冲的去了经理的办公室,我这才收起了脸上凝重的表情,笑嘻嘻的为刘燕默哀。

姓王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确实实打实的贵客,在他的坚持之下,刘燕最终被赶了出去,我倚在楼梯扶手上看着刘燕哭着冲出去的样子,心里却翻不起一点波澜。

为了安抚姓王的,经理安排了我带着几个小姐再次来到了爱琴海。

有莺莺燕燕在前,姓王的自然不会盯着我不放,挥了挥手,将其中最丰满的一个叫了过来。

顺手从桌上拿起一瓶六位数的酒,我沿着那小美人的锁骨,直接将酒淋在了她的身上。

酒红色的液体在白色低胸礼服上蜿蜒出诱人的痕迹,姓王的眼神在我和她之间来回打转。

随意的将酒瓶子一扔,我稍微往后退了两步,美酒配佳人,王老板,您请用。”

转身离开了爱琴海,到前台结算了业绩,看着前台的经理已经换成了和我关系不错的赵佳佳,原本一直紧绷的神经倒是放松了不少。

拿着化妆包去洗手间简单的补妆,身后的小井一直在叽叽喳喳。

我说小井,你要是能把这份热情用在工作上,业绩肯定比现在好。”

小井并没有因为我的嘲笑而丧气,反而突然竖起了耳朵,老神在在的对我说,苏姐,你听,什么声音啊?”

我挑了挑眉毛,果然在附近听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天雷勾地火而已,又不是头一回了。”

顺手将口红丢进化妆包,就在我和小井想要离开的时候,那天雷却突然说话了。

宝贝,你可真棒……”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也许和洗手间的回廊设计有关系,这声音落在我的耳朵里,除了性感沙哑,更带着一丝类似回声的缥缈。

哎呦,”小井捂着嘴偷偷的笑了,战况真激烈,快快快,苏姐,咱快走,不然等下就真的要撞见了。”

我感觉到小井扯着我手腕的力道,可是脚下却像是灌了铅一样,一动不动。

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赵斌啊!

苏姐?”

小井回头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我很是吃力的挤出一个笑容,你先回去吧,我突然想起来睫毛膏没涂。”

小井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我整个人的力气似乎也被带走了,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只有我知道,心里的恶念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滋长。

哎呀你看你,衣服都弄脏了……”

姓孙的女人故作娇嗔的声音传到我的耳畔,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完事了。

你等一会儿,我回房间给你拿湿巾擦一下。”

赵斌的声音由远及近,脚步声像是砸落在我心底的巨锤,每一下都让我忍不住浑身战栗。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现代言情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