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相公是暴君

捡个相公是暴君   


男主:拓跋御      女主:沈之乔
作者:沐沉沉      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605章 大结局我爱你(2020-10-14 21:16:46)
男主拓跋御女主沈之乔的小说《捡个相公是暴君》又名《暴君乖乖,小姐姐疼你!》。 某天,沈之乔无意中捡到一个美男,偷偷养在柴房里,每天好吃好喝的养着。 忽然有一天,美男不见了。 她被另寻新欢的夫君休弃,无家可归。 那个心狠手辣的小暴君却忽然找上了她,“救命之恩,朕要以身相许!” 沈之乔:不不不,你不想…… 小暴君:朕可以帮你虐渣男贱女,灭他全家! 沈之乔:容我考虑一下…… 小暴君:皇后之位,倾国以聘,我此一生只爱你一人。 沈之乔:!!! 还考虑个毛线,小暴君,来……姐姐疼你!

第1章 来人啊,护驾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让是不让?”沈之乔快被眼前这个永远一脸像别人杀了他全家似的男人气死了。

今天是东陵城一年一次的冬季狩猎,听说当年年仅六岁便登基为皇的小皇帝也要参加。

想她在现代被一卡车撞死之后穿越到东陵王朝,嫁给暮景欧巴也有六年了,还一直没有见过传说中的小皇帝,她遗憾啊。所以今早上她不管不顾死皮赖脸的缠着暮景欧巴,好不容易让他同意带自己来围猎区,却明令不许她踏出帐中半步。

不得已,她只好趁她家暮景欧巴候驾之际偷偷钻了出来,哪里晓得,她家暮景欧巴忒腹黑了,竟然还给她来了一招黄雀在后。

她刚出帐不到百米就被冷闫这家伙堵了。

她好说歹说差不多半个时辰了,这丫的半个屁也没放出来,呃,好吧,六年来,她就没听他放过半个屁,若不是偶尔听见他跟暮景欧巴说话,她就真当他是哑巴了。

就跟现在,你气得肺都快炸了,他还是一脸的无动于衷,外加与我无关,反正就是不让道。

艹,要不是看他长得帅,她又打他不过的话,她抽不死他!

要是认为她沈之乔这样就认怂,灰溜溜的打道回府的话,那他就大错特错了。

沈之乔在心里磨了磨牙,冷闫啊冷闫,是你逼着姑奶奶使绝招的。

于是大眼一眯,袖口下的小手微转,突然冲着冷闫温笑道,闫儿啊,今年二十好几了吧?!”朝他缓缓走近,改明儿夫人我给你娶个媳妇好不?!你是喜欢温柔型的,还是妩媚型的,恩?”

冷闫俊脸微抽,步步后退。

沈之乔低头笑笑,一个大步冲了上去,与他几乎贴在了一起,还是闫儿口味比较特别,喜欢重口一点的。”

……”冷闫脸渐渐黑了,握剑的手微抖了抖。

沈之乔假装没看见,伸手撩了撩了额前倾下的发丝,眼角一挑,兰花指往他胸前一划,莫非,闫儿你一直暗恋夫人我……”

冷闫虎躯一震,慌乱间不由伸手推了她一把,夫人不可乱说!”是要死人的!

卧槽卧槽卧槽,要不要这样大力气?!

沈之乔蹙眉揉了揉肩膀,怒了,冷闫,你……”眸子亮了,说话啦…!!!”

冷闫动了动嘴,冷毅的眸子难得显出几分羞涩,他微错开眼,不去看她脸上是惊奇还有什么。

就在他微晃神的时候,眼角一抹银光飞驰而来,心下一惊,连忙偏身,那银光便从眼前掠过,直直插进树干里。

冷闫惊慌,想去看看一侧的女子是否安好,可……人已不见。

……

沈之乔心情舒畅的流窜在林木间,早先听南玥说过,围猎场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诸位侯爵王爷以及朝中参加狩猎的大臣会被分到四个方位的其中一个。而她家暮景欧巴据说是被分到了东方,小皇帝则与他随侍的亲信在南方。所以她并不担心会被她家暮景欧巴抓包。

快走的步子忽的停下,双眸环过四周,沈之乔暗骂,这么大个树林,到底哪边是东,哪边是西啊?!靠,早知道让南玥给画一张地图才好。”

你们是什么人?!”声音微带稚嫩,却又有些沉鹜。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冷酷,杀气十足。

沈之乔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蹲下身子,用手捂住嘴。

苍天啊,她不过是路过看热闹的,杀人这么隆重的事情不好让她遇上吧啊啊啊!!!

林丛中陆续响起的刀剑声让沈之乔心肝乱颤,她瞄了瞄身后,暗想,她好不好原路折回啊?!

嗯……”男人的有些痛苦的闷哼声响来,沈之乔好奇说完伸长脖子睁大眼睛看去,她兴奋了。

传说中的以一敌百啊以一敌百,上百个身手矫健的男人围着一个男人打却还迟迟不分胜负,真是让她叹为观止。

眨了眨眼又去看那个男人,微微拧了眉,他的内力虽然极强,但是他的动作比较迟缓,像是受了伤。

突然,男人像是怒了,腾地划剑凌空而立,像是要做最后一搏。

沈之乔看得眼眨也不眨,满眼冒桃心,太帅气了有木有!

那男人一身黑色锦衣包裹住他芹长结实的身体,一头墨发因为刚才的激斗散了发冠,正放肆的在空中如蛇曼舞。而他的眉似剑,眸如水,唇似火,真真一个绝世美……男子啊!

只不过瞬间,那男人却突然仰天一啸,一口鲜血如雨淋漓而下,高大的身子随之陡然落地,原先凌厉的剑锋猛地灌入地底,他单膝跪地执着剑柄,狼狈却依然霸气十足。

沈之乔看得瞠目结舌,连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也不知道。

她看到其中一个男子提剑朝他走去,正举着剑准备刺进他的胸口,她惊骇极了,平生还是第一次看见杀人,虽然她平时在侯府为虎作伥惯了,可从来没有打杀过人,而且她毕竟在现代也生活了十几年,敢于与恶势力做斗争的精神可是从小学的思想道德课就开始就学起。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沈之乔提着嗓子就嚎了,来人啊,护驾护驾!”

嚎完之后还不过瘾,双手探入袖口,一枚枚银针从她手中不断往四处散去,沙沙的声音顿时从四面八方响了过来。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古代言情小说热销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