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男主:君长离      女主:许红妆
作者:一枚铜钱      状态:已完结
最新章节:第六百三十一章 我之余生,与你足以(2020-07-23 10:17:48)
男主叫君长离女主叫许红妆DE小说《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又名《美人红妆绕指柔》。 皇叔貌美比猫傲,却看上了个三无姑娘。 姑娘表示:殿下位高权重我不和你玩。 皇叔表示:你人微言轻我就想和你玩。 姑娘被逼大显身手吓坏了一群追她的人。 尊贵殿下乐呵呵地拍手:我家王妃艺高人胆大,日后可保我!

第一章落下的凡夫俗子

位于盛京西城富贵区的一处别府浴阁里水雾迷蒙。

趴在浴阁悬梁大睡着的人眸子动了动,刚想伸手去揉揉发痒的鼻子忽的就察觉身下一空,啊——”

尖叫声戛然而止,落下的身子也安生的掉在了浴池内男人的身上。

静默半晌,男人率先开口:本王梁上竟是有仙子。”

许红妆已经完全清醒过来,此时正被这话激的浑身发颤我我我只是凡夫俗子。”

是嘛?”男人话音微扬,未见一丝恼怒之意。

我或许可以解释一二。”只听的这嗓音慌乱,许红妆立马着急地从尊贵的战王殿下怀中爬了起来,顺势在他的身前处堪堪跪下,我我我……”想要解释时候却发现自己并不清楚这其中是怎么一回事。

关于自己为何睡死又为何突然出现在这战王殿下沐浴的房梁之上她确实毫无印象,只记得自己应了四殿下的邀约去沉香阁一聚。

你不会是想要告诉本王你对此事一点都不知道吧?”君长离两手潇洒的搭在池子岸边,墨色眸子轻飘飘的扫过身前微微颤抖的身子,眉毛一挑,若是不知道的话便仔细的想想,不然本王可不保证能够不对你动手。”

战王殿下半靠在浴池边上的那处好位置,温热的浴水挡住他的一半身子,身后墨发在水中已是湿了大半,只有几片花瓣在上头孤单遮挡着。

许红妆僵硬的别过脑袋努力找回自己的嗓音道:殿下能力超群,小女子当然相信,只是关于此事缘由,我确实不大清楚。”

前日时候接到了四殿下的帖子,今日早间就去赴了约,顺带饮了些四殿下特地带来的薄酒,然后便就是一团模糊了。

君长离并没有多少耐心,抬出泡的发热的脚踩在许红妆的肩上,在对方惊恐的要阻止的时候用力一推。

只听的哗啦一声,许红妆被温热地浴水毫不客气地埋没,君长离刚刚收回脚搭在浴台上就被水里那似是水鬼一般的人给准确拉着,没多久,浑身湿透的人从水里窜出来,随手在脸上一抹,望着他惊恐地道:殿下,我们怕是被人耍了啊。”

这话说的极其认真又像是煞有其事。

哦?”君长离饶有兴致的任由她抱着自己的脚,话音微微挑着,那你且说说这耍是个什么意思。”

怕是有人看不爽殿下所以故意找了我来,怕是要陷害殿下!”许红妆面上写着原来如此,然后慌忙拖着满身的湿漉的衣服快速游向另外一旁,一边着急忙慌地道:我怕是不宜留在此地,殿下好好保重,我这就走了!”

这声音渐行渐远,还越说越快,君长离身子不动,潇洒悠闲的取过岸上处的酒杯,轻酌一口道:你只要一开了门,外头的人就能将手中的箭射进来,你可信?”

砰。”话音刚一落下那门就被打开,然后一支箭矢牢牢的射在了门框上。

砰。”许红妆速度的重新关上门,再也不敢在此处久待的连跑回到浴池那处,看着在浴池里悠然自在的殿下双膝一软就直接跪下,也不嫌弃自己满身的湿漉沉重,恳求道:殿下明鉴,此事当真与我无关。”

过来。”

这嗓音,低沉又蕴含着某中不适宜的味道,许红妆有些怕,但又不敢拒绝他,只好听话的移了过去。

外头布着的弓箭手很吓人,但是这浴房里的殿下吓人的程度也没少上多少。

许红妆颤着身子走过去刚要跪下,手上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拽住,其后整个身子突然失力的重重落在了温热的浴水里,她的身子很快再次被沉溺下去,四周在霎时间内充满了温水,眼前恍然间模糊起来。

许红妆惊悚地瞪大双眸,只见上方殿下双眸微眯的盯着她,眼里仿若带有冰冷利剑,轻易射穿她的眸子,让她心底没由一颤。

噗。”水上处有一支箭矢不讲道理地射入,就从身旁的水边灌下。

这场面让许红妆想到了刚刚在外头的弓箭手。

殿下就在这屋里,而外头的弓箭手也是敢拉弓难道不是殿下的人?难道说那弓箭手并不是这殿下安排来专门针对她的?瞎想的时候眼睛因为酸涩的缘故闭了起来,而唇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落了里头,又好似什么都没有。

心头紧张害怕的怦怦直跳,连着思绪都在这时间里,乱的彻彻底底。

不长的时间后,水中两人冒出了头。

许红妆能做的第一个举动就是推开身前的人,口中咳嗽不止的朝着一旁岸边大步走去,却因为力道尽失而没有选择立即爬上去,而是双手攀在岸处尽情的咳嗽着肺里的所有不适。

君长离看着那不算诱人的背影眉间微敛,随后缓缓朝她走了过去。

微热的身子靠近之后,许红妆刚刚缓下的心跳再次可怕的跳动起来。

身后人热腾腾的气息在言语中尽情地洒在她的脖颈之处,你可知本王想要些什么?”

不不不不!”如此低沉沙哑的话音如果还听不出是个什么意思许红妆怕是要被拉出去砍了,可就是因为知道她才惊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只能手忙脚乱的拒绝着,殿下误会了,我不是那种人。”

君长离的面色比起刚刚又红润了两分,喉咙里上下一滚,已然有些喑哑,那种人是哪种人?需得说的再仔细些……”

如此喑哑的音色拖着漫长的小音实在太过吓人,许红妆不管不顾地喊道:殿下,有什么话咱们拿到明面上来好好说,犯不着毁了您的名节啊!”

说话间,身后人将她利落的抱起,发红的双目紧紧地盯着她。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下一页

穿越架空热销榜
猜你喜欢